枫溪陶瓷城你在旅游景点挤人,我在深山里做梦-一校益+

52 Views
你在旅游景点挤人,我在深山里做梦-一校益+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——刘彝
为何喜欢徒步旅行
而不去旅游景点呢
那是因为我不想去看人

国庆1-3号
徒步地点
开州

一行10人
背着背包
插着国旗
用时3天
翻了4座山
走了50公里+
本是外出旅行却活脱脱走出了
进城打工的样子
没有迷人的风景
也没可口的美食
只有不同的体验而已
却也乐趣无穷
获益匪浅

sdfd
以下选择几位同行伙伴的分享
来看看他们的体验感受,同行中还有位13岁的小勇士
1
第一次就很精彩!
一个背包陈鸿梅,一些干粮,一个帐篷,一个防潮垫,一个睡袋,出发前一天就悉数准备好。出发的时候,天气还是比较温柔,没有烈阳,出发前一点小雨让我躁动的心稍许有一点点冷静。怎么说这也是我第一次徒步旅行,没有经验,只有热情。带队的是开州当地的一个大伯,年近半百。但是他活得比较年轻,我们就叫他大哥,他也很欢喜。我们碰面是在一个公交站,到开州已经是中午,一行人决定吃过午饭再做打算。等饭的空档,大哥跑去辅导老板家孩子的功课,颇有良师风范。国庆定然是要有庆国的气氛,一个学姐买来了小红旗,我们吃过饭简单自我介绍,就一一挥舞着小红旗踏上了徒步之行。
我印象中的徒步,是一行人背着背囊一直沿着盘山公路前进。而我们,在大哥的带领下,慢慢偏离了公路,走上了小路,渐渐的,连路也没有了。这里说的没路,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没路,只是那种已经多年无人踏过的路。路的两边杂草丛生,荆棘纵横。大哥在前,手拿登山杖,左手一挥,荆棘也被他折了腰。就这样,我们沿途欣赏着大自然的美丽,不一会就找到了一户人家。我们停下来稍作休整,拿出水来喝,拿出吃的互相递。放下将近四十多斤的装备,我能感觉到,两个肩膀被搓的火辣辣的疼,不过也还能忍受。在这户人家,我们看见了一棵仙人掌树,品种一定是我没见过的。我见过的大抵是在自家花盆,或者是电视荧屏。但是这个我是第一次见,大概有两三米多高,枝干是灰色的,带刺。上面长着绿色的跟普通仙人掌一样的茎,还有花骨朵,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开放吧。我们是不能目睹仙人掌树开花了,收拾行囊就出发向更深的大山进发了。接下来的路程我是真没想到,包括带路大哥也是有点惊讶。
我们折下树枝,作手杖作开山刀,左挥右挥在密丛间开道前行。这些也都还不在话下,毕竟前面已经走过了那么多了。开州在我们来的前一晚是下过雨的,泥土还是湿润的,有的地方甚至是稀的,渐渐的鞋子越来越重了,也越来越滑了。走到一些险路,要放低身子,要抓着树枝借力。有时候难免抓到一手刺藤,难免会一个踉跄。走一段路,大哥让大家在原地等待休息,让我放下背包跟他往前面开路。在最开始的时候,我想尽量还是让自己干净一点,不过慢慢就顾不上这些。背包一扔,就跟在大哥后面了。这段路,刺更多,路更滑,坡更陡,树丛更密。不过在我和大哥的开辟下,也是硬生生被开拓出一条路来。没来得及高兴,就又被一堵三四米左右高的石壁挡住了去路。我跟大哥一人往左,一人往右,去找比较好走的路,都无功而返。回到峭壁处,看了一下,有几处裂缝。上倒是可以。但是我想着团队里面有几个女生,还有一个13岁的小弟弟,我跟大哥建议,不要攀岩原路返回走另外的路。因为我们本来就有两手准备,但是我不得不佩服大哥的魄力,硬是要上去找一条路出来。其实说魄力倒不如说真的是有点莽,我也不能空口讲出我们的状态,但是在我看来攀岩真的危险很大,这也是事实。大哥提出要上去,又叫了两学长上来,在下面护着我们。我提出先上,毕竟我比较瘦,比较灵活。抠住缝隙,蹬着凸出的石块,脚发力,手向上拉,身子就向上窜出一截。下面落脚点,蹬实再用力,双臂再发力,离峭壁顶端还有一截。我不敢冲,找不到手放的地方,脚也没处落。大哥递给我手杖让我在有泥土的地方挖出落脚点,我照做了,脚踩上去,用力,终于是上顶了。上去我就立马伏低身子,因为旁边又是断崖。只能往右上走,没有路,全是湿滑的枯叶,枯叶下面就是稀泥。我在原地等着大哥上来看路线,我们又是一步一步的挖坑转移。向上的路愈发艰难,我跟大哥汗流浃背的,一边挖坑一边互相搀扶。被刺挂到了就退回来,用手杖打断,用脚踩倒。在这过程中,我险些差点掉下了那三四米多高的崖壁。当时的情况就是我挖的一个落脚点没有太深,我一脚踩上去就把坑给踩塌了,我就完全失去了支撑,直接往下面滑。我伸出手来抓救命稻草,但是没有任何东西供我着力。往下看是三米多高的峭壁,在上面一点有一棵手臂粗细的小树,然后我就分开一只脚蹬在了上面,才把我急降的身体,真是凶险!伍伯兰窜出这片密林,印入眼帘的是半人多高的丝毛草,真的让人头大。大哥那种气魄又上来了,说这前面好走了不用怕了,我决定还往前面走一段路,确定大家是否都能安全通过。我一个人往前面走了一段,还是看不见路,但是还是选择了相信大哥,毕竟在这之前,他一直都是对的。我跟他原路返回,退到断崖处,大声告诉下面等我们的伙伴,我们在断崖处接他们上来。够不到崖缝的伙伴我就要伸手去拉,在只放得下两只脚的地方,我只得尽量将身体向峭壁一面倾斜。拉他们上来我还打趣的问他们有多重心里好有个数,这样想来还有点意思。大家上来是把包放在了崖底,最后还是我跟土木学长两个人用随身携带的绳子吊上来的。每一个背包都很沉,最后一个包最沉,我拉了好几次都滑了下去,最后拉上来没有放稳,就顺着崖壁上滚了下去,还险些砸到了土木学长。山坡是很陡的,登山包滚下去了很远,学长又只得退回去捡,我站在上面,都不敢想象滚下去的是人该怎么办,满是后怕。一行人终于穿过了这一段最难的路程,过了丝毛草地,居然看到一所房子,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家加快了脚步。说来不知道是蠢还是抱着希望,我们以为会有人家,还是落空了,是一户荒家,没有人,被杂草包围了。我们只好在石板歇脚,我看了自己的胳膊和脚踝,都已经被荆棘刮出了血痕,不经然之间发现裤子都被刮坏了。我们放着音乐,分享着水果,补充了水分,又开始了徒步。随后的路程没那么危险了,荆棘的地方还是放慢了脚步。
我们在峭壁的地方花费了太多时间,以至于走了没一会天都渐渐昏黄了。放着音乐,我们又开始新的征程,感觉走路都开始带风。几首歌的时间我们又到了另外一个山头,这时远处的开州县城华灯初上,我们的手电也开始在山林间闪烁。不得不说,这里已经远离了闹市,城区的灯红酒绿和汽笛声已经传不到我们的耳中。山中格外的静谧,周遭只有不知名小虫在低唱。这周围的美好,反倒让人越发紧张,大家都集中精神打好电筒,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脚下。刚开始还是大哥在带路,后面就是我一手拿着电筒,一手拿着拐杖在前面开路。是我在前面有些大意吧,被刺挂住了才知道提醒大家有刺,踩到青苔滑跤了才知道提醒大家路滑……总之,我们走走停停,手中的电筒在漆黑的闪闪烁烁,我想在远方看过来就像星星一样吧。以前我只看见过群山之间伫立的高压电塔,可是这次我们还从那下面经过,从塔下用电筒照塔顶,感觉自己真的很渺小,这样的高压电塔我们路过了两三个。你知道在夜晚听到狗吠我们有多兴奋吗?我们行进了四五个小时的疲惫身体瞬间就精神了,因为这意味着有人家了!是的,我们绕过一丛灌木就看见远处有一抹白光,它是那么小,但在我们眼中格外的耀眼。我们又加快了脚步,终于走到一户人家家前。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个婆婆,我们说明了我们的来处和目的,婆婆很爽快的接纳了我们。我们就赶紧在婆婆家门口卸下包袱,长舒几口气,跟婆婆谈话了解到刘彦宏,婆婆本人姓杜,家里的爷爷出去办事出了没有回来。我真的对这种淳朴的民风很满意,你要明白,大半夜的一群人还能欣然接纳,看见我们坐在路上还拿凳子给我们坐,还让我们进家做饭吃是有多不容易?试问一下,城市人的戒备会让你有这种念头产生吗?我们很高兴杜婆婆能接纳我们在门口坝子安营扎寨,还是婉言拒绝了去她家做饭,自己拿出了准备好的气罐和锅子烧水下面吃。当然我们也邀请了杜婆婆和我们凑活了一下,虽然只是老干妈拌面,但是我们大家都很开心,因为第一天的行程结束了,大家可以安稳的睡觉休息了!
第二天,我们都差不多睡醒了,我们煮了红薯稀饭,红薯是杜婆婆送给我们的,一起吃过早饭和婆婆道谢以后就背上行囊向报国寺进发!还是大哥带路,但是我看了一下那座山,凭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是从竹林背后过去,可是大哥说不是,硬要我们从下面走。后来还是找不到路了,问了当地人,告诉我们是从那竹林后面。到这个时候,我其实对老大哥有点看法了,他对自己太自信,不听取我们的建议。那后面有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婆,我们又向她再次确认了去报国寺的路达衣岩官网。我们队伍中有人看见了几根甘蔗,那个老婆婆说让我们去弄两根吃,我们怎么好意思弄两根,就说弄一根就行了。那个老婆婆就主动上前帮我们去掰,掰了一根我们就准备走了,可是老婆婆还不停手,又掰了一根,我们说够了够了叫老婆婆不要掰了,老婆婆却一个劲说,说他们咬不动了要全部给我们。我们不要吧,可是婆婆也都掰下来了,我们也就接受了,差不多人手一根当做拐杖又上路了。上报国寺的路比较好走,有石头堆砌的阶梯,只是走的人太少了,青苔遍布石头,倒有一种翡翠的意思。尽管路比较好走,我们还是互相提醒着要注意的地方。不多时我们就行进到了报国寺门口,那是一坡规整的青石梯子,旁边有锈迹斑驳的栏杆,报国寺的门框上有“保国家昌盛,佑世人安康”字样。上到报国寺,上面有一口老井,我想那一定是孕育过山脚下子孙的水井。其实它是一口枯井,当地人应该是感谢大自然母亲馈赠给他们水源,才会给它披上红绸将它供奉。报国寺三个大字就刻在崖壁上,凸出来的一块石头也让能工巧匠刻成了菩萨。再往前走就是专门修建的寺庙,里面供奉着各路神仙,我还饶有兴致的进去虔诚的跪拜,向神灵许愿。往下走到尽头就能看见一个缩小版的石塔---名曰文峰塔,塔有两米多高,有五层,下面开有一洞,可供一个人钻进去。我也有钻进去过,在这之前免不了许愿四级必过、期末不挂。学姐们就更厉害了,许愿考过教师资格证,找到稳定工作,我们还打趣道文峰塔压力可真大。绕过文峰塔才能发现,报国寺是修建在山脉之上,倒也是应证了一点风水宝地之说。山脉的两边差异颇大,左边是稀稀疏疏的遍布一些屋舍,右边却是密集的房子。我们凭栏而站,大哥给我们讲在早些年这里发生的事情,倒有一丝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意味。看罢、听罢。我们退而转向一坡往上的梯子,上面依旧是供奉了神仙,特别的是,门口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封住了视线,也就是说神仙的视野被挡了。我们一群人有人攀上了巨石顶部,和红旗合了影,貌似我们来到这里插上红旗宣布我们的到来。但也有学姐恐高,甚至看我们上去都不敢看,其实应该挑战的。待所有人都满意了,我们就去整顿装备,补充能量画神闲,下山去寻找一个古寨遗迹。我们走后,报国寺重归平静,保佑着她的子孙幸福安康,一切如初。在转到我们的行程上,我们穿过了一个石门,看得出来是有些年头了。大哥说这是寨门,我心想我们马上就可以进入一个古寨了。事与愿违,进去之后依旧杂草重生,丝毫没有古寨的影子,连残垣断壁都没有,大失所望!我跟一个学姐心里又暗自给老大哥记上一笔,忽悠我们。现在想来也能说得通,毕竟古寨被遗弃,大自然母亲是有能力将它重新拥入怀抱的,让古寨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,让古寨活在人们的记忆中。
泥泞小道走久了,脚踏在水泥道路上的感觉格外实在,不会再担心滑倒。下了报国寺的山头,下面有一条盘山公路,顺着它我们就能进城。在路上我跟老学姐两个一路火花带闪电的,走得飞快,跑到队伍前面拍照问路摘果子。有一个婆婆很有意思,看见我们背的大包小包,就扯着喉咙问我们是不是出去打工的,我们憋着笑向她解释,还问了路。一路上只要有人看见我们的队伍,都会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进城不是结束,而是新一轮的开始。在商店补充了一轮物资后,我们又开始了新的旅途---平安寨。这次大哥似乎不记得确切的路了,问了路人才找到上山的小路。一想到又要走山路,大哥还不知道确切的路,我真的头大,老学姐也是,担心又像第一天走那些危险的路或者赶夜路。不过还好,我们遇到了一个住在山上的老爷子,虽说不是住平安寨,但也知道怎么走。老爷子精神很好,虽然年过古稀,腿上功夫也不输我们年轻人,一直在前面给我们带路,倒是我们很累了才叫住老爷子和我们一起休息。跟着老爷子在林子里穿梭着,沿途也遇到一些散户。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也没见着平安寨的影子,心里多少有些泄气。老爷子给我们指着远处的一个高压电塔给我们说,翻到那边的山了一直沿着公路走就能到了。直线距离就那么远,更不要说在山间走小路了。后面的学姐学长饶有兴致的讨论起金庸小说,我也挺想参与进去,奈何对金庸不够了解,只知道一点皮毛。听着他们讨论得热火朝天的,似乎赶路的疲劳也消散了许多。走得累了我们就停下来休息,补充能量,摆拍照相……老爷子的家到了,和我们坐在路边歇息,还不忘给我们讲接下来怎么走,让我们去他家补充水……老爷子人真的好,跟他道过谢后我们又继续赶路。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跟老学姐找到了一个奇怪的乐趣,就是比大哥走得快,把他甩开。就这样,我跟她一路狂奔,笑个不停,一想到自己暗地里跟大哥作对就感觉很蠢。不过这样真的让枯燥的徒步变得有乐趣了,疲劳减半枫溪陶瓷城。在路上我们还发现了沿途不同的农作物,在去报国寺的路上种的是小葱,然后在去平安寨的路上有种韭菜、大葱和蒜苗,感觉还挺有意思。在路上大哥还抓住了一条小蛇,原本在他们前面的我兴奋的跑去看那条蛇。其实我是为了突破自己,因为我怕蛇,所以我就去摸了摸蛇,然后又跑去追赶老学姐。说实话,没什么用,我没克服对蛇的恐惧,还是怕,后面大哥把蛇放生了。去平安寨的路上,我跟老学姐一直在最前面,我跟她走得飞快,心里总想着把大哥甩得远远的。路上有农户在洗红薯,在经主人家同意后,就拿着生红薯啃着走,好不高兴!农村淳朴的民风真的是我觉得特别棒的地方,大家都大大方方的,需要水就给你接,要吃果子随便摘……尽管我们一路走得很快,我们到平安寨的时候天还是黑了。我们找到一座庙宇,在门外搭起石灶,撑起帐篷。我负责生火,幸不辱命,火苗在黑夜里跳动,学长他们去打水回来,烧开后依旧是老干妈拌面,大家都吃的挺香。大哥在一户人家还买了两罐酒,酒足饭饱以后大家就收拾东西,聊聊天。时间过得很快,晚上十一点了,大家都进帐篷睡觉了。在菩萨的庇佑下,我睡得格外安稳……
第三天早上,大家陆陆续续的起床了。深山就是深山,外面全是白茫茫的一片,颇有仙家修炼之地的韵味。简单吃过自己带的干粮,我们收拾帐篷就准备下山了。临走之前,我们把剩下的橘子柑子放在了菩萨面前,感谢她的收留,并且许下自己的小心愿。我们走了,只留角落一堆余烬,那是我们来过的印记……
下山之前定要有一个仪式感,小灰灰学姐我们拍了照才离开寺庙的。路过前一天晚上取水的池塘我们才发现,这里的水是黄色的,混的不行,但我们昨天吃面还吃得挺香,想来有些让人好笑。我们下山不是原路返回,而是走了一条比较陡的路。在这边我们看到了寨门和寨墙,虽然是被密林遮挡了,但是也掩盖不了平安寨当时的规模。从我们下山的路来看,平安寨还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寨子。下山没一会儿我们就遇到了当地的村民,知道我们去了寨子,还给我们讲寺庙另外一边还有一个石洞。他们口中的石洞我们没有去,有点遗憾,借了口水就继续赶路了。
公路依旧是我跟老学姐的最爱,又开始和大哥暗地里较劲,走得飞快,现在想来真是活脱脱的两个大傻子。在路上,我跟老学姐去一户人家里讨水,刚好有一辆货车送肥料进山。我们问了一下司机叔叔,他说他进山里面送完肥料就去开州县城。我跟老学姐高兴惨了陈文佩,跟司机叔叔约定好,他出来的时候载我们一程。司机叔叔很快就出来了,把车停下准备载我们走,结果扫兴的大哥来了,非不让我跟老学姐走。但是他自己一边组织我们走一边自己把手杖和背包往车上扔,真的让人哭笑不得。最后我跟老学姐还是上车了,坐车的还有老大哥和旺仔姐。其他人把背包扔在了车上继续走路,我挺佩服那个13岁的小弟弟,真的厉害,跟着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有坑过一声。坐车就是快,没一会儿就到了主路,司机叔叔帮我们下背包,我跑去买了一瓶水给叔叔表示感谢。大哥有事就跟着司机叔叔走了,剩下我们三人在路口等着其他人。
我们所在的路口离开国十大将军刘伯承的故居很近,于是我们等所有人到了,决定一部分人去刘帅故居买点吃的回来。我当然是去了,因为我想去博物馆里看一下,结局令人大失所望,博物馆维修不对外开放……吃过东西后我们就乘车去车站返校了。
The end……
(和一群有趣的人一起徒步露营真的很棒,第一次就很精彩!虽说对老大哥有一点成见,不过还是感谢他教会了我一些野外经验金钟民小站!)
2
很累,想一觉睡到明天


3
徒步就是一次生命体验
第一天
下了公交车后,走了一小段公路,一个岔口,开始了第一天的正式徒步,一开始还是宽马路,随着上爬距离的增加,由宽变窄,由水泥路变石板路,也随着海拔的升高,由上往下看,渐渐能够看见汉丰湖包裹着的开州城,印证了“城在湖中”,这种俯瞰一座城市全景也只有在山城才能有的殊荣吧。
弯弯的小堰塘,一农户大叔正在堰塘边,清洗着韭菜,消掉的部分恰好喂了塘子里的鱼,而他的老伴则晾晒着刚洗好的韭菜,避免因积水而腐烂掉,以好第二天凌晨3点拿到城里去卖。这家农户的几株仙人掌倒是引起了我们一行人格外的注意,至少我是第一次见得如此高大如此多姿的仙人掌树,询问了大叔这最大的仙人掌陪伴他家有30年的光景了,院里四周转了转,除了仙人掌。一些其它植物也长得格外的“壮实”,不禁感叹此处应该有着它处没有的灵气,养物。个人喜欢每到一处都看看不同的老式建筑,发现不一样的地方。南方本多雨,房屋屋顶应呈三角状才是,可有一处老建筑,不仅楼顶是平的,且没有楼梯,上下只能靠梯子,不太明白这样的设计的原因,但我却想到上面,吹吹风晒晒太阳。这里的几处建筑,多用石头为砖,有些以土泥作为黏合剂,而有些则不需要,一块一块堆砌便是,但这种建筑似乎并不居住人,但能肯定的是,每一块石头都是人工雕凿的,再肩挑着回来。
下午没有继续跟着山路走,而是选择一处,开一条路直接穿越,有食物有户外装备难度系数是很低的了,但选择了穿越,难度便上升了,丛林虽茂密,山还是小且有向导,迷路到不至于,但有荆棘刺伤或者划一道口子到是常事儿,往往是鞋打滑和脚踩空,而给自己带来心跳加速,在户外多是需要团队协作的,拉一把推一把一句提醒和鼓励自是少不了的。两位先锋放下背包,向前探路,为大家选择路线并挖坑,但也会不小心踩到松动的石头,导致其顺着坡度往下滚落,而这个时候他们则需提醒队友注意落石,这从高处滚落的石头砸在哪,都必是疼的。中途有一处峭壁,需要贴着身攀沿上去,背包只有放下,待人上去后再通过绳索拉上去,如此反复再加上错判路线,耽搁了不少时间,这只有百米的高度,花了近两个小时,这给后面的路程带来了不少压力。
而后的路,都是山间小路,路是好走,可是天黑的太快了,很快先锋和押后都亮起了头灯,不见明月,只见几束光在林间窜动和远处的农家灯火,一路都有蝈蝈的鸣叫,但黑夜下行走的我们并不浪漫,且此时的我们更喜欢远处的汪汪声它并不惹人厌恶,反到是我们需要,因为我们也怕,怕四周没有人烟,夜徒在户外中是少有的,若不是常有人走这些路,我们是不愿冒这风险的,目的地自是到不了的了,但为了找到安全的营地还是要继续赶路的,在山顶有一处小池塘,荷叶挺立,只可惜荷花也谢只剩莲子全球铁合金网,若再早些个时间,遇上个好的月夜,在月光的映衬下此处的莲花该是别样的美吧。
路过一户人家,是位婆婆,婆婆还未休息,我们敲了门,原想休息一会儿便走,大家提议借此地扎营,争取婆婆同意后,大家便搭起帐篷,生活做饭,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,婆婆心好,开了门外的灯,还提供水和自家的蔬菜。
2018年10月1日
第二天
生活篇
早上,杜婆婆看我们在煮白米稀饭,削了几根红薯,生起火,加了几把柴,火光熊熊,小灰烧火可是老手,用了最少的柴,烧好了一锅最好的红薯稀饭,大家围坐一团,拿出各自吃饭的家伙,倒上半袋榨菜,爽爽的喝下,顿时热量满满。
中午,我出了一袋果冻,某出了猫耳朵,某出了辣条,某出了豆腐干,某出了威化饼,就是差了点肉,差了点小酒,不然这午餐还是丰富的很。
晚上,到达扎营点后也就是平安寨旁的寺庙,我们开始分工,三人一组洗菜打水,另个三人组拾柴,两个人搭帐篷,两人搭灶生火,我参与的是拾柴部分,毛草到处都是,可是硬柴不好找,花了好一会儿时间,还好是受寺庙的人之前留了一些,解决了晚上用火的大部分材料,再借用户外汽罐,晚餐的火OK了,余下的火还烤了一下火,暖暖。
美食篇
配料:甘蔗、韭菜、红薯路上百姓拼(送)的 ,松菇(林间挖的),老干妈和榨菜 主食:干面、方便面 菜名:甘蔗沾老干妈、韭菜沾老干妈、松菇沾老干妈、老干妈拌面、榨菜拌面 不知是因为大家饿了还是因为有方便面调料包的原因,大家吃的格外的香。
解锁新技能:甘蔗在路上当拐棍用,到达目的后可当食物吃,同样拐棍到达目的后可以当柴烧。
人物篇
杜婆婆,婆婆一人在家,子女都在外工作。地里种点小菜,到镇上卖了换点家用。婆婆爱笑、大方好客,待我们很客气,不觉得我们打扰了她,到是当做客人般,她也不多问我们什么,只在一边看看我们缺了啥就给我们补啥,面条里却了绿色摘了丝瓜,稀饭里少了红色,就削了红薯,半夜里可能冷,端了一碗酒,天黑了没有亮,就开了灯,院里我们席地而坐,不一会儿每一人一张小凳子,我们都进了帐篷,她才关了灯,但并没合上门,大概是为了方便我们吧。
温爷爷,爷爷70好几了,头发早已斑白,但身体硬朗体,精气神旺。左手提着一壶贵州茅台,右手杵着捡来的木棍,一边走一边和我们聊,都不带大口喘气的。在休息间隙,温爷爷给我们唠嗑了一下当地的事,温爷爷指着对面的山群说到,‘对面的五座山,中间的那座山是龙的手掌,而周边的四座是龙的爪子,可是一块风水宝地啊,而那个地方正是开州城边’据说,旁边的石龙大桥,也于此有关。中国很早就发明了罗盘,专用于看风水,选址用,而国外用于指南针,做导航用。
风景篇
从杜婆婆家出发后,沿着小路往报国寺走,报国寺山下有人家居住,构建风景元素多由农家菜、果树和一些民居建筑,乍眼一看,有些杂乱成不了景,但构建出的环境让人舒适励志帝,周遭既是鸟鸣,狗吠还有乡亲们的寒暄,没有汽笛没有机械切割声,让人放松,让人舒坦,不在意此处是否能构成美景,而在意此处给人的意境怎样。 踩着清幽的石梯小路,绕过几所民居,翻过小山包,到达了报国寺。报国寺地形位置独特,从石柱关到文峰塔再到报国寺呈一线型上升之势,而左右两边地势低洼,站在文峰塔可俯瞰山下一大片区域,视觉开阔,据说古时,此文峰塔处为点将台常宁宫,观千军万马军事演习之用。站在报国寺之巅,俯瞰四周,顿生豪迈,开州城北一览无余,360度无死角,不同角度不同风光,但也有些害怕。报国寺周边还有摩崖石刻,石刻一直以来我觉得是库区民间一大艺术大成,绘制了多少人文景观,且大多数与佛教相关,穿过杂草丛生的小径,竟在一块悬崖绝壁之上,发现了一座观世音圣像,宛若悬于空中,端庄典雅,慈眉善目,两侧有善财童子和净瓶龙女相伴让领导先走。石柱关山体多为坚硬青石。在不同的岩石上,有数个雕刻精美的佛像,这些造像一米到几十公分不等,或站立或端坐。这种与山岩并存的历史遗迹,是开州文化艺术宝库中一朵瑰丽奇葩,凝结着开州先贤的无穷智慧与光风霁月,留给后人可以触摸的人文脉络。
从报国寺出发前往今天的目的地平安寨。我们得先下山再上山,在下山的途中,路过一大片草地,虽说是草,也有半人高,现在已入秋,树叶与草都相继的枯黄,一行人从草地间穿过,好似在切开这黄金面包,而手指在干草间划过时,体验感与在水中划过,有很大不同,心里想,若此时能有个航拍机,拍下我们镶嵌在草丛里画面。
在山脚遇到了同方向的温爷爷,这条山路他可走了好几十年,再熟悉不过了,跟随温爷爷的身后万晨曦,在树林间穿梭。树林中树木之间排列整齐,不见杂草只见落叶,反倒显得很干净,与第一天穿越的树立大不一样。沿着小路一路直上,到达山顶后沿着山脉线一路前行,因在山脊,能够观两边风景,多是耕田、水池和农舍搭衬出的田园风光,远眺能看见稀稀疏疏的农民在地里劳作,这个季节正好可以挖红薯和摘韭菜。沿着平缓的山脊走了好一段路,期间不乏出现个蘑菇、林芝、西红柿、猕猴桃什么的,这到也是途中的乐趣,但也要确保能食,尤其注意贪吃的伙伴。
我们到了平安寨的山下,我们处于一个半山腰的位置,依就沿着山脊往上,不过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,能看见开州城里的灯光正稀稀疏疏的亮着,谈不上是霓虹闪烁,到更像是低头看天上的星星。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平安寨的一处寨门,靠在悬崖边上,要想进寨还只能够通过寨门,寨门完全由石头堆砌,每一块都打磨的很整齐,虽然不是很宏大,结构也不是很复杂,但却能感受到它的威严,它能戍守一方的安全,平安寨像是山地版的桃花源,百姓迁居至此,建立寨子,在此躬耕,安居乐业,并躲避乱世,但现在日子太平了,大家纷纷搬到外面,夏季酷暑时再上来避暑。进了寨门都属于平安寨的范围,我们找了一间庙宇,作为今晚的扎营地,庙宇里供奉着几尊菩萨,屋内摆设简单但非常的干净,可见这里常常有人来做清扫。吃完晚饭,聊了聊儿时的武侠,钻入帐篷,枕着星辰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第三天,行程结束
今天没有风景没有美食只剩徒步
清晨从帐篷里窜出来,极目远眺,没有日出只有白雾,再回头看看这寺庙,看看四周,静谧舒适,真适合打坐禅悟。收拾好行李,向菩萨拜别,穿过另一处寨门,则沿着开凿的古道一路向下,途中有几处山崖断臂,但都被当地百姓提前用石头撑起来了,我一直很敬佩那些愿意为了大家方便而奉献自己时间和精力的人,一路走来,不知踏了多少阶梯,若不是他们自愿修建,后来的行者,那能如此容易上山下山。他们修的也很认真,他们会考虑你的踏的高度是否适合,转弯处是否要拓宽,并要保证每一阶石梯都很牢固,为了打滑也会将石头打磨粗糙并向内倾斜,而这每一处细节的考虑都会更加耗时,我不觉得他们只是在修路更是在打磨一件件工艺品。感谢这些修建石梯的匠人。
一段小路之后,便是山路18弯的公路了 ,有12公里的样子,大山里的公路,车辆少,有绿树遮荫,一路上的景是差不多的,或者根本谈不上美景,那路上除了景还有什么呢,可能是和一群人在一起徒步的感觉吧,吃吃聊聊,而另一种可能则是止语,感受内心与自己的对话,
“就是一条公路,其它啥也没有,走着无聊,真TM没意思......;脚疼了,不想走了,能叫个顺风车不......;一起走的路,他们都能坚持为何我不能坚持......;我也忍着疼,走了好一段距离了嘛,我不也还行啊.....”。用陈坤的话来说“以行走观照内心,在安静中唤醒内心力量,”当我们远离喧嚣,远离分散我们注意力的物件后,行走在安静的路上,这个时候我们的心会开始说话,我到底能不能行,我还能走多久,同时我们还会鼓励自己,我能行,我还能走,我得跟上队友,当我们突破原有的耐力时,走出超过自己预设的距离时,我们都会感受到突破,并打破之前对自己的固有认知,而这些都是内心给我们的力量。
徒步就是一次生命体验,远离自己熟悉的环境,踏上一段未知的旅程,遇见陌生的人,发生不可想的事儿,而所有发生过的东西,都成为了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,它陌生但它曾属于过我们自己,它熟悉却也可能再也不见,它不仅能够丰富我们,更能够使我们认清自己,积极的影响自己,影响自己的生命。以上是我对徒步简陋的认知,姑妄言之,分享给我的朋友,希望能给你们带来点新的思路。
三天的路不长不短,不需要可让人摆拍的风景,也不需要吃好住好的休闲式旅行,需要也唯独喜欢又累又饿又脏的徒步旅行,不在乎此行目的地,更在乎的旅途中看见的事儿遇见的人和突入起来的新想法。有人会问,为何自己毕业了还要带一些未毕业的大学生,而不去同社会里的人一起,我想回答的是,到也不是逃避,首先无论毕业与否户外都可以作为个人长期的成长方式,再则这也是件互相影响的事儿,无论年龄身份都可彼此影响彼此学习,在间隔年里不需急着去面对社会,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儿,未尝不重要。





补充
三峡库区是指受长江三峡工程淹没的地区,并有移民任务的20个县(市)。库区地处四川盆地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结合部,跨越鄂中山区峡谷及川东岭谷地带,北屏大巴山、南依川鄂高原。
三峡水库淹没总面积约7.9万平方千米,淹没耕地1.94万公顷,涉及移民117.15万人。三峡蓄水后,在一批文物古迹永沉江底的同时,一些古建筑则乾坤大挪移,同时,一些新景观随着高峡平湖浮出水面。

转载请注明:刘虞佳 >> 全部文章 » 枫溪陶瓷城你在旅游景点挤人,我在深山里做梦-一校益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