枪王之王电视剧你和我的爱情,中间隔个心脏他比时光姗姗来迟【0739】-精明淘

56 Views
你和我的爱情,中间隔个心脏他比时光姗姗来迟【0739】-精明淘


关注公众号上方蓝色【精明淘】试看小说,购物优惠券,免费看vip电影,电视剧,无广告哦 电影电视剧,购物搜一搜 ,不懂可以咨询我
40章
“这傅家老夫人的心肠好狠,竟然拿孙女的心脏换给女儿——”
麻药的效果发作,意识渐渐沉沦,迟姗仿佛听到了这句话,下一刻,好似有尖锐的东西,划开了她胸口的皮肤。
疼——
手术台上的灯光极其刺眼。
医生怜悯地喟叹一声,紧接着,便毫不怜惜地取走了迟姗那颗健康的心脏,听从傅家继承人傅时迁的命令,为这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女,换上了傅家大小姐那颗几乎不堪重负的心脏。
换过心脏后的迟姗,活不过二十岁。
“傅时迁——”
迟姗蓦地从梦里惊醒,泛着青白色的小脸越来越瘦,心脏处的阵痛令她浑身战栗着冒冷汗,她捂着心口急促喘息,眼眶里渗出了一丝湿润。
自从傅时迁换走了她的心脏,她夜夜都被噩梦侵袭,尤其最近三个月,总是梦到自己惨死在手术台上的画面。
迟姗想,她大概快要死了。
因为,真的好疼。
这时,门外传来喧嚣,迟姗抿着唇角,侧目看向卧室的门——
门被推开,来人是脸色微沉,向来高深莫测的傅时迁。
瞧见安然靠在床头的迟姗,傅时迁双眸泛起血色猩红,涌现出潜藏疯狂的冷漠。
“迟姗,你怎么有脸好好活着!”
迟姗被这声质问骇住,忍不住想,该不会是傅大小姐出了什么事儿吧?
此时天色将亮,窗外还透着些许朦胧雾霭,衬着傅时迁愈发阴鸷。
她颤着声,“小叔叔——”
“这声小叔叔,你不配!”
傅时迁疾步上前,骤然拎起迟姗睡衣的领口,让她逼近他染着冷冽怒意的俊颜。
“谁给你的胆子找人伤害明珠!”
昨天傅明珠去医院进行复查,回来的路上,就被人绑走了,他带着人找了一夜,才在一个破旧的工厂找到衣衫不整,狼狈不堪的傅明珠。
傅时迁看了一眼,就知道傅明珠这一夜经历了怎样的摧残。
傅明珠在他怀里哭泣:“是我不对,是我对不起姗姗……”
而此刻,傅时迁恨不得生生掐死迟姗这个祸害!
愈是想着,他的手劲儿便愈大。
迟姗瘦弱不堪的身体,摇摇欲坠,她伸手扒着傅时迁的大手,却使不上劲。
几乎无法呼吸。
她哽咽,“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
傅时迁冷淡地睨着那张苍白的小脸,往日里天真无邪的小姑娘,竟然有那么一幅恶毒心肠。
他冷淡嗤笑了一声,“姗姗,小叔叔这就如你所愿。”
迟姗的爱慕,傅时迁一目了然,他松开手,轻佻的手指划过迟姗的衣扣,顺着白嫩柔滑的肚皮,渐渐下滑……
迟姗僵硬地忘记挣扎,下一刻便觉得身子一痛。
浓烈的羞辱感刹那间浮来。
傅时迁他……
他用手指捅破了她的身子,就这么冷漠无情地夺走了她的第一次。
他明明对她的身子不屑一顾,却放任她爱慕着他。
他可以为了傅明珠这个名正言顺的傅家大小姐,抢走她完好健康的心脏。
迟姗痛的哭不出声,却见傅时迁面无表情的抽回了手指,似乎嫌脏般,在她的脸上擦拭干净。
半晌,他道:
“你总要给明珠一个交代,但她说不想再看见你,那小叔叔就送你去监狱待几年,记得学乖点。”
第2章
“小叔叔跳皮筋的玩法,轻,轻点……我们这算不算乱伦?“
迟姗天真无邪的浅笑,在傅时迁眼底是满满的挑衅,他轻轻地舔舐着唇瓣,哑着声:
“姗姗,跟我一起沉沦。”
这低沉的声线诱人,充斥着成熟男人的魅力,像甜酒,令人欲醉还休。
迟姗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恐慌极了,她呼吸渐渐急促,在傅时迁看不见的角度,攥紧了双手。
不,这样是不对的。
她脸色煞白,克制隐忍的爱着傅时迁。
但是,她明明应该恨他才对……
天茫茫亮。
迟姗睁开眼,才发现那个难以启齿的画面,只是一场梦。
她松了口气。
这是监狱生活的第三年,也是最后一年。
“11号,有人探监。”
今天是迟姗二十岁的生辰,每年这天,傅时迁都会来看她。
迟姗透过透明玻璃,望着愈发意气风发的傅时迁,他俊美的面容透着几分浅淡笑意,望向她的眼神,却仿佛潜藏着平静海面下的杀戮嗜血。
他问:“姗姗,想不想出来?”
迟姗身穿囚服,枪王之王电视剧双手被手铐拷住,狼狈到一塌糊涂,宫宝田她低垂着头,不想看见傅时迁。
怕掉眼泪……
尤其早上还做了那个恬不知耻的梦,好似她对他,还残留着爱慕,有所企图。
她抿着唇,“不想。”
前两年,迟姗也这么回答。
到底是他已逝大哥的私生女,由他亲手带回傅家老宅。
迁微眯的眸子透着阴翳的锐意,“明珠她原谅你了。”
“我答应过你父亲,会好好照顾你。”
迟姗闻言,艰难地抬起手,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!
她紧盯着傅时迁,妄想从他平静的面容中, 关*注公,众~号 gr-jingmingtao 有。惊#喜 看出几分情绪,可惜没有……
她又给了自己一巴掌,想打醒自己,就如他说的:疼了才能长记性,知道什么人不能碰。
傅时迁望着迟姗突如其来的动作,心脏蓦地一颤,视线落在她泛红的脸颊上,只听她压抑着哭腔,轻声道:“傅时迁,我心脏疼。”
想到傅明珠的祈求,傅时迁难得有几分于心不忍,他拧了拧眉,克制隐忍地抿紧唇瓣。
迟姗二十岁了。
这几个月,她的状态越来越差,心脏时常疼到抽搐休克,嘴唇也愈发地泛着青紫色。
他轻叹,“今天我来接你出狱。”
时隔三年,迟姗再次呼吸到监狱外面的空气。
就连阳光也变得不一样。
她留恋地深吸了一口气,强忍着心脏的不适,淡淡道:“傅时迁,我大概快死了。”
她不想回傅家老宅,不想看到傅家任何一个人,那些人于她来说,都是刽子手。
她知道傅时迁不会无缘无故地捞她出狱,一定是她身上还有什么是傅家需要的。
这个认知很残忍,迟姗转过身,直视着傅时迁:
“说吧,傅明珠还需要什么?我的血,还是我的肉,反正我要死了,都给她。”
话音落下,傅时迁浑身一震,睨着迟姗的眸光,染了几分探究。
第3章
“傅时迁,不管你信不信,我从来没做过对不起傅明珠的事情,你就当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”
迟姗再次背过身,恰好错过傅时迁冷淡中透着几分克制隐忍的眼神,她低声道:
“我想晚点回去。”
健康的时候,迟姗最喜欢赛车,她喜欢刺激,喜欢傅时迁,可是傅时迁不喜欢她,甚至想要她死。
深城夜色下的盘山公路,热闹而喧嚣。
公路蜿蜒曲折,迟姗驾驶着低调奢华的跑车,一溜地开上盘山公路,不要命似的疯狂踩着油门。
傅时迁坐在副驾驶上,沉着脸,“——你的心脏!”
他冷凝地望着迟姗苍白而愈显精致的侧脸。
车速越来越快,傅时迁无法避免地有几分不适,他紧抿着薄唇,忍不住想——
她要带着他一起赴死?
傅时迁心脏不自觉颤栗一下,却不知此刻的迟姗也是强忍着心脏剧烈的跳动,每下都带起大片涟漪。
半晌,她叹息,“小叔叔,我舍不得你死。”
她将车子停靠在公路出口,打开车窗,被寒风一吹,脑子也愈发清醒。
傅时迁会坐上她的车,只因她对傅家还有利用价值。
他怕她寻死。
她自嘲地笑了笑,从傅时迁那里拿出了一根香烟点燃。
烟雾缭绕,模糊了傅时迁的视线,和迟姗几乎崩溃的神情。
傅时迁咬了咬牙根,抬手夺过迟姗手里的香烟,扔到了窗外,却听她道:“小叔叔,我还想喝酒。”
她眨了眨眼,感受着傅时迁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寒气。
……
初春的深城正倒春寒,她和傅时迁到达夜店时,外面下起滂沱大雨。
傅时迁睨着迟姗在雨幕中显得清冷孤寂的瘦弱身影。
想也不想,下意识拿起外套递过去。
迟姗微微一愣,笑着避开,淡淡地瞥了傅时迁一眼,仿佛在说:恶心。
傅时迁见状,深邃的眸子里隐藏起晦暗的情愫。
夜店里灯光迷离,醉生梦死,迟姗喜欢喧嚣的靡靡之音。
吵闹令她的心脏跟着扑通扑通跳动,压抑地喘不过气xlwb ,像死亡的窒息感,让她笑的愈发愉悦。
——傅时迁,你不是神,你救不了我。
她笑着,眼眶带了点湿润,透过绚丽的玻璃杯,眯着眼,看不远处冷脸的傅时迁。
她遥遥举杯,先干为敬。
傅时迁手里的玻璃杯咔嚓一声碎裂,鲜血紧跟着流淌出来,他却顾不上,最疼也疼不过迟姗。
这三年,活着对迟姗来说,每一天都犹如苟延残喘。
……
当初,傅家老夫人让傅时迁将迟姗接回来,就是打着她那颗健康心脏的主意。
傅明珠的心脏不好,而迟姗身体里到底流淌着傅家人的血液,她的心脏是傅明珠最好的选择,
为了配型成功,他们还进行了DNA亲子鉴定。
起初,傅时迁反对这种做法,毕竟迟姗是他大哥唯一的女儿。
他对她也曾抱有善念。
……
傅时迁回过神来,只见迟姗俏生生站在了他的面前,漂亮的狐狸眼透着几分清晰到不掩饰的企图。
“小叔叔——”
傅时迁闻言,莫名头疼,他冷下脸,顿觉他对迟姗又有些纵容。
“死之前,我还想睡你一次——”
尾音如呢喃,倏然消失在傅时迁的唇角,带着些许玫瑰甜酒的袭人香气。
傅时迁微微恍惚,求而不得的心情,时时刻刻撕裂着他,迟姗轻轻地触碰,便让他内心升起隐秘又禁忌的满足。
可是……
不能……
傅时迁心下抗拒,却又下意识伸出手按住迟姗的后脑勺,带着几分霸道的掠夺,想将她的血肉一点点吞噬干净。
迟姗眸光一闪,在傅时迁的舌尖顶入她的口腔时,狠狠地咬了一下!
嘶——
傅时迁松开迟姗,舌尖渗出了血,他舔了舔唇角,凝暗的眸子染上炽欲。
说出的话,却再次冷漠无情:
“迟姗,你真下贱!”
第4章
“小叔叔,我这辈子做过最下贱的事,就是喜欢你。”
喜欢到明知他们是有血缘的叔侄关系,她还日渐沉沦。
“我没伤害过傅明珠,就算伤害过她,我的心脏已经给了她,我身上还有什么你们要的,尽管拿去!”
她被傅时迁羞辱到脸皮滚烫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此刻亦是用尽了全力收敛情绪。
可惜没用。
只要傅时迁还在她的身前,她就仍旧有种被扒光衣服的赤裸裸的难堪。
“看来你在监狱里,并没有学乖。”
傅时迁垂下眼帘,迟姗看不透他高深莫测的面具,只听出那句话的语气里,透着几分惋惜。
迟姗茫然了一瞬,三年前,她被接回傅家,就知道她的身份是上不得台面的。
是傅时迁,他提议给她举办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,将她介绍出去,为她正名。
傅家老夫人和傅明珠看不上她,对她虽然没有明面上的刁难,可暗地里,她不知道受了多少人的白眼,听了多少句意味不明的窃笑。
是傅时迁,日日将她带在身边,他给了她机会,让她喜欢上他。
“傅时迁,我这辈子都学不乖……”
……
傅时迁看出迟姗不想回老宅,便将她带回了他的公寓。
这里很大,有傅时迁和傅明珠存在的痕迹,唯独没有她的。
迟姗孤零零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淋了雨的衣服湿淋淋的透着凉意,激地她浑身冰冷,不住颤栗。
她很不习惯。
迟姗咬了咬唇角,摸索着找到一间看上去没什么人气的房间,松了口气,打算去浴室洗洗。
等她从浴室出来,打开门后,一眼瞧见了穿着浴袍,正在窗边喝酒的傅时迁。
他转过身,睨着她的目光冷冽肆意,让她刹那间想到三年前那个痛不欲生的清晨宝日龙梅。
“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投怀送抱?”
迟姗的身子抖了一下,平静的小脸上泛着白,“小叔叔……”
许是这声小叔叔激发了傅时迁藏在心底已久的情绪,他拧着眉,生拉硬拽地将人拢到床边,高高在上的睥睨着仰躺在床上,被他的阴影所笼罩的迟姗。
她在狱中过的不好,剪短了头发后,显得更加稚嫩瘦弱,好似还未发育的小姑娘。
傅时迁有时也会暗暗鄙夷他的心思肮脏,所以他从未表现出对她的情愫,禁忌关系像枷锁,锁住他们。
傅时迁很清楚,以迟姗的身体状态,受一点刺激都可能引起休克,这样的她,经不起任何手术的折腾。
当初夺取了迟姗的心脏后,他后悔过,也想过以傅家的能力,会很容易找到新的心脏给迟姗。
但他没有这样做。
“为什么你还不死?”
她的死,是他的救赎。
迟姗其实已经很累了,闻言,她扯了扯唇角:
“小叔叔,如果这是你想要的,我答应你……”
话音落下,傅时迁蓦地蹙眉,只见迟姗虚弱的神色中浮现出一抹解脱,他心里一慌,低头望去——
只见原本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刀,染上一丝鲜血,更多的血液却顺着一道伤口缓缓流淌出来……
迟姗纤细的手腕上,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。
血很多,止不住,哪怕傅时迁慌乱地扯过床单试图包裹那道伤口,鲜血也紧跟着渗了出来……
傅时迁脸色铁青洛甫简历,望着渐渐失去气息的迟姗,第一次感觉到无力!
“迟姗,你不许死!”
……
傅时迁连夜将迟姗送入医院,此刻,医生正在对她进行止血、抢救。
傅时迁靠在走廊的墙壁上,望着手术室的大门,视线晦暗不明。
就在这时,他的电话响起——
是傅明珠的,他接起来,“楠楠又需要输血了?”
楠楠是傅明珠的儿子,三年前那场意外的结果。
许是傅明珠身体不好,生下来的孩子也不够健康,自从半年前查出白血病后,已经进行过三次输血。
他攥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,在傅明珠的哭泣下,淡淡道:“这次有直接的血源,你先带着楠楠来医院。”
又等了半小时,迟姗还未从手术室转入病房,傅明珠已经带着儿子来了梦见大肚婆。
大半夜她匆忙赶来,并未梳妆打扮,头发也有些凌乱,可是却不影响她的美。
她比三年前气场更加强大,此刻面无表情的模样,着实唬人。
傅时迁看向傅明珠怀里的楠楠,二岁的男孩聪明可爱,但眉目间到底有几分被骄纵的横行霸道的违和感。
此时,他小脸苍白,因为身体的原因,已经不能行走。
他扯了扯唇角,“楠楠,等会不要怕,舅舅保证这次一定不疼。”
话落,恰好手术室的门开了,迟姗被人推出来,刚止住血的她小脸煞白,额头间还冒着涔涔冷汗,是疼的。
她有预感似的扯开唇角,看着面无表情的傅时迁,他微微启唇,话语冷冽如刃:
“抽她的血给楠楠……”
话落,有护士小声道:“可是,迟小姐刚才失血过多——”
第5章
未完的话语,止于傅时迁阴鹜晦暗的眼神中。
一旁的傅明珠闻言,脸上终于露出点笑意,她看向愈发高深莫测的傅时迁,微微犹豫,道:“时迁,医生说楠楠最好接受骨髓移植手术,换血的效果越来越差,其实最好的还是婴儿脐带血……”
“二姐。”傅时迁淡淡地睨着傅明珠,“迟姗现在的身体很差,没法接受任何手术,你难道不想留着她慢慢折磨了,一下子弄死可就没意思了。”
傅明珠到底将三年前那场意外算在了迟姗的头上,就连楠楠这个儿子也并非她所期待的,如果不是傅时迁对孩子有几分喜欢,她可能早就将这孩子丢了。
“我问过医生,迟姗如果没法接受心脏手术,靠着保守治疗,也还有一年时间。”
她眸光熠熠,“她不就是失血过多?回去补补就成,生孩子的事情迫在眉睫,也不用等到孩子足月出生,七个月就够了,楠楠可以等!”
傅时迁眸光瞬冷,陷入激动兴奋的傅明珠却没发现,她还在喋喋不休,“这个人选我也找好了,慕家有个小儿子是天生残疾,没有继承权,慕家承诺,只要迟姗生下儿子,就能得到慕家的一份家产……”
傅明珠说完后,终于注意到傅时迁的不悦,她拧着眉,逼问道:“你怎么突然对迟姗这个小野种这么好了?”
傅时迁不为所动。
傅明珠想了想,又搬出了傅家老夫人,“这事儿其实是妈决定的,时迁,姐这辈子可能就楠楠一个儿子,你不会反对吧?”
说白了,傅明珠就是要迟姗生不如死,谁让迟姗的母亲是那个人心里的白月光。
她得不到唐仲凛的喜欢,她就让唐仲凛心上人的女儿受着这份罪!
傅明珠等了很久,终于等到了傅时迁的答案,他说:
“那就让迟姗生个孩子,用脐带血里面的造血干细胞救楠楠的命。”
说罢,傅明珠终于心满意足。
……
不知过了多久,迟珊终于转醒。
手腕上深深的刀口仍旧泛着疼,她睁开眼,又想到冷血的傅时迁。
迟珊挣扎着起身,视线望向落地窗的外面,却见外面覆了一层白。
是下雪了傲世剑神。
寒冷春日里的第一场雪,那么纯洁无瑕,让拖着不堪重负身体的她,羡慕极了。
可惜,她已经被傅时迁扯入深渊,身心都染成了黑色。
生不如死,想死,又死不了。
……
翌日,傅明珠一手安排了迟姗出院。
在她看来,迟姗不过是失血过多,又死不了,哪里就那么金贵到需要住院修养。
她得到傅时迁肯定的第二天,就跟慕家沟通过,慕家小儿子天生残疾不假,但其实还有些心智不全,大脑发育的就跟五六岁的孩子一样,不通人事。
为了让两人成事儿,她瞒着傅时迁,在医院那边拿到了不算太刺激的药物,打算到时候用在迟姗身上。
不管傅时迁对迟姗如何维护,等成了事儿,就尘埃落定。
……
迟姗一无所知,她在傅时迁的公寓住下来。
这夜,傅时迁有应酬,等他想到迟姗独自在家时,已是凌晨。
他喝了酒,坐在车里,头疼地揉着太阳穴,一边揉,一边问:“几点了?”
“凌晨一点。”
傅时迁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却发现低电量的手机屏幕上,显示了三个未接电话。
来自迟姗。
……
傅时迁的公寓位于号称深城富人圈的静安山。
夜里空气薄凉,傅时迁下了车,浑身酒气就散了大半。
他向来注重隐私,不喜欢佣人留在公寓,所以迟姗如果真的出点什么事儿……
傅时迁不敢继续想,他没想到傅明珠的动作那么快,那么着急,其实以傅家的手段,哪会担心得不到脐带血,傅明珠这么做,只是为了报复。
他大力地打开公寓大门,厉眸扫视过大厅后,落在跃层上,仿佛已然看见了刺眼的画面。
他想起来了,傅明珠有这里的钥匙。
傅时迁不再迟疑,径自推开了迟姗卧室的房门,刚打开亚联千年,就嗅到空气中萦绕的石楠花的味道。
卧室灯光暧昧,傅时迁却一眼看见了被男人压在身下,无力反抗的迟姗。
冷眸瞬间沾染血色的猩红,傅时迁大步上前,拎起男人的衣领,将人扔在了一边,随后看向怯怯可怜的迟姗。
她衣衫凌乱,犹如当年被欺负的傅明珠,脖颈、肩上,都烙上了些许痕迹……
傅时迁以为他能舍弃迟姗,但当他真真正正看到这刺眼至极的一幕时,才发现他小瞧了自己对迟姗的占有欲!
迟姗惊魂未定,下一刻,就被傅时迁满含怒意的身躯覆盖。
傅时迁的力气不是慕家小傻子能比的,他几乎掐断了她的腰肢,在她脖颈肩头又落下重重的痕迹,仿若啃噬,要将她完全地拆吃入腹!
迟姗觉得讽刺极了——
傅时迁从来不碰她,因为他不敢深陷入乱伦的泥潭。
可现在,他却将全部的愤恨发泄在她身上,她知道,他这是觉得自己的所有物被人玷污了。
迟姗急促喘息,一边笑,一边哭,“小叔叔……”
这声音,媚地能激起所有男人的欲望,傅时迁也不例外。
这声小叔叔,仿若是打开禁忌大门的钥匙,愈发刺激傅时迁,她的衣服被尽数撕裂,大开大合之下,迟姗注意到被傅时迁扔在一边的慕家小傻子睁着大大的眼睛看过来……
那双黑色瞳眸里,浮现着对他们所作所为的好奇,懵懂……
傅时迁瞧见迟姗失神地看向一旁,也将慕家小傻子的反应看在眼里,不由嗤笑,“姗姗,看着小叔叔——”
话音落下,他粗暴地进入她,带着刻骨的怒意,硬生生地闯了进去!
疼……
干涩地疼到抽搐,迟姗的身子愈发僵硬,却仍是被傅时迁掠夺不停!
“小叔叔,不要,不要这样,有外人……”
多年来渴求达成,傅时迁觉得,这种滋味儿当真令人沉沦,迟姗的味道比他无数个夜晚所想像的,更加美好。
他知道慕家那个小傻子正在看着,越是看着,他体内的血液就越是沸腾。
傅时迁病态地折磨迟姗,发泄,几乎操了她整整一夜。
直到天亮,他停下动作,低头轻轻地舔舐着迟姗白嫩的肌肤,才觉察到不对劲。
傅时迁微微怔住,手指下意识去探迟姗的鼻息……
没有,心跳也几乎感受不到,身子也有些凉……
她是休克了还是……
第6章
“姗姗——”
傅时迁眸光一颤,小心翼翼试探似的唤着迟姗的名字。
她仿佛睡美人般,安静地躺在床上,了无生气,更没有回音。
傅时迁慌了。
仿佛要失去什么似的,他忙乱得帮迟姗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叫着司机便开车前往医院。
……
路上,傅时迁联系了医院心脏内科的权威人士,对方早年是傅明珠的专属医生,后来曾参与过那场心脏移植手术,对她的病情更是了如指掌。
“傅先生,照你所说,迟小姐应该是心脏供血不足,加上情绪波动过大,导致了心脏血管堵塞……”
傅时迁拧着眉望着对方,眼神晦暗地令人毛骨悚然,“我要她活着!”
医生紧盯着仪器,脸色愈发阴翳,在傅时迁给予的压力下,他只能点头答应下来,保证不会放弃抢救迟姗。
“不好,搏动速度减慢——”
医生见状,连忙让护士们把迟姗推入了抢救室。
移动病床上的迟姗脸色苍白至极。
抢救室的大门在傅时迁的视线中砰然关闭。
他深深地将那副画面印刻在心底,无力感骤然涌动而来,一下子打的他溃不成军,狼狈不堪。
……
这场生死争夺战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。
傅时迁在抢救室外,等待了三个小时——
终于等到迟姗被救回来的消息。
他挪动了一下双腿,步履微微踉跄,才发现因为站的太久,双腿有些麻木。
但顾不上。
医生说迟姗的身体状态真的太差,只能暂时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一段时间。
傅时迁换上无菌的一次性衣服,双手消毒后,才被医生放进监护室,站在床边陪了迟姗一会。
……
下午,傅明珠便得知傅时迁让人将慕家小傻子送回慕家。
她恨恨地掐了楠楠一把,将儿子掐哭后,才心烦意乱地收回手,又将孩子扔给佣人哄好。
佣人一边哄着两岁的楠楠,一边看傅明珠阴郁的脸色,对上那道愤恨的视线后,不由打了个颤。
她还听见傅明珠低声喃喃:“傅时迁为什么要护着迟姗那个小贱人——”
……
一周后,迟姗终于出了重症监护室。
傅时迁望着躺在床上,仍然戴着呼吸机的迟姗,心里不是不痛,却从未在人前显现他的情绪。
“姗姗,是小叔叔逾矩了。”
迟姗眨了眨眼,神情微微呆滞。
“那天晚上的事情,你最好忘了,你跟慕家的联姻已然达成预算之星,等你出院后,我会正式将你介绍给慕家。”
闻言,迟姗不断摇头,可惜戴着呼吸机的她,却无法开口说话。
她挣扎着要摘掉呼吸机,因为动作过大,手背上的针被拽出来,下一刻,就带出了一连串的血滴……
傅时迁仿佛没将迟姗的异样看在眼底,“姗姗,我们是叔侄,不能做违背人伦的事情。”
医生说迟姗不宜生产,也不宜过于激动。
傅时迁不后悔碰过迟姗,却怕她因为他,影响心情导致加重病情。
所以,拨乱反正,维持现状,就是对她最大的仁慈。
……
说罢,傅时迁匆忙离去,迟姗怔怔地望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,眼泪终于从眼眶滑落。
她想,她是明白了。
傅时迁不要她了。
……
接下来的几天,傅时迁果真没出现在医院。
迟姗每日都要打点滴,被医生禁止下床的她百无聊赖,骨子里的叛逆,更是不断暗涌。
明明她跟傅时迁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情,他凭什么一走了之?
她恨地紧咬着唇瓣,直到听到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,来不及露出笑容,一眼就瞧见——
抱着儿子推门而入的傅明珠。
“迟姗。”
傅明珠冷淡睥睨着迟姗,瞧见她狼狈的惨状,忍不住放松的笑道:“时迁不会再管你了,他说将你交给我,任我处置。”
第7章
她紧盯着迟姗的表情,试图找出崩溃的情绪,却发现迟姗竟然轻轻一笑海涅定理。
迟姗扯着唇角,“那小姑姑想要什么呢,是我的骨髓,还是血液,或是——我的命!”
她说了这一句话,便气喘吁吁,虽力度不足,却掷地有声,仿佛用尽全身力气。
傅明珠冷下脸,没想到被个小姑娘驳了面子,但她也知道,迟姗可没有表面看着那般乖巧,她骨子里的叛逆跟她父亲一样,如出一辙。
当年,她大哥痛失挚爱,一度想要殉情寻死,他们一个没看住,人就跳了海,随着那个贱人去死了。
因此,他们视迟姗这个孽种如眼中钉,肉中刺!
傅明珠表情阴郁地靠近迟姗,身子微微前倾,无,广'告。影*视;在%线免.费,看 gfRS8 .C o m停留在迟姗能听到的距离。
她阴冷的气息犹如盘旋的毒蛇,紧紧地锁住迟姗。
“你一定想不到,当年那场意外只是一场意外,跟你毫无关系,可是时迁就是不相信你,甚至厌恶你,觉得你恶毒至极……怎样,被心爱的男人亲手送入监狱的滋味儿好吗?”
她好似变态般欣赏着迟姗表情的变换,“可惜啊,你命大,竟然没死在里面!”
闻言,迟姗瞳孔紧缩,似没料到傅明珠看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她想反驳,却瞧见了傅明珠眼里的厌恶和嫌弃。
“贱人!你妈妈害死了你爸爸,上梁不正下梁歪,你更青出于蓝,竟然勾引了自己的亲叔叔!”
这句话,瞬间戳中了迟姗心中最隐秘的痛。
“傅家没有你这样的孽种,更不能传出乱伦这样肮脏的消息!”
……
话音落下,迟姗仿若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,无力地靠在了床头上。
傅明珠满意地勾起唇角,“不过没关系,时迁的未婚妻就要回国了,往后污水泥泞都只会泼在你的身上,他仍然是清贵矜傲的傅家继承人!”
然而,傅明珠并未打算就此放过迟姗,她很清楚,心脏病人受不得丁点刺激。
她从出生就带着的病痛,如今已经转移到了迟姗身上,但那种难受的滋味,没人比她更清楚!
迟姗警惕戒备地看着眼珠一转的傅明珠,蓦地身上一凉,总觉得她还有别的算计在等她。
她紧紧地攥着拳,“傅明珠,我不想看见你,没有人比你更恶毒,你这样的女人,哪个男人敢要?”
傅明珠闻言,得意的神色仿佛一下子碎裂,她面无表情地捏了捏楠楠的腰,一下子就把昏昏欲睡的楠楠掐哭了。
“痛痛——”楠楠咧开小嘴呼痛,“妈妈,好痛——”
傅明珠对此已然习以为常,甚至颇为嫌弃地蹙起眉,楠楠的哭喊声很大,而这间病房的隔音效果也只是一般,她下意识伸出手,捂住了楠楠的口鼻!
迟姗震惊地瞪大眼,“你想要谋杀你的亲生儿子!”
楠楠只是个小孩子,又不懂事,还经常被病痛折磨,已经算是乖巧了,可傅明珠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!
迟姗瞧着傅明珠熟稔的动作,只当她真的疯了,她很怀疑,楠楠真的是傅明珠亲生的吗?
傅明珠扫了迟姗一眼,“楠楠出事,时迁只会误会你——”
她和傅时迁之间已经存在误会,如果楠楠死了,傅时迁会相信她还是傅明珠?
迟姗不敢迟疑,匆忙拔掉了手上的点滴,想要去抢楠楠,她总不能看着一个无辜的孩子死在傅明珠手上。
迟姗久病孢子物语,傅明珠却早已痊愈,谁的力气更大当然毋庸置疑。
“迟姗,你还要不要脸了,楠楠是我儿子——”
傅明珠一边抱着楠楠后退,一边打开了病房的门,迟姗顾不上她的做戏,眼见楠楠小脸泛起苍白,不由喊道:“快放开楠楠,他快被你憋死了!”
两人的争执已经引起走廊里护士病人的关注,听到迟姗要抢人家孩子,顿时目光不善。
迟姗气喘吁吁地追上傅明珠,终于捞到了楠楠,却没想到,傅明珠蓦地松开了手——
惯性之下,迟姗抱着放声大哭吓坏了的楠楠向后倒去!
傅明珠睁大眼,眼底闪过一丝快意,面上却露出更加惊恐的神色,“迟姗,楠楠——”
话落,迟姗和楠楠一起滚下了楼梯。
……
嘭——!
迟姗紧紧地护着楠楠,整个人都垫在了下面,而她的后脑勺,却磕碰到了冰凉坚实的地板上,发出脆响。
她眼前一阵缭乱,面上带着几分回不过神的恍惚。
没等她反应过来,就听到了傅时迁的声音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“迟姗丧心病狂,要抢走楠楠,我们俩争执间,她和楠楠一起摔了下去,我看她就是不想给楠楠输血,想害死楠楠!”
傅明珠倒打一耙的声音响起。
迟姗拧了拧眉,着急想要辩解,却听怀里的楠楠大声指责道:“舅舅,她是坏人,她想摔死我!”
蓦地,迟姗僵住,一时间百口莫辩。
她下意识松开了手,楠楠挣扎着踉跄撞入傅时迁的怀里,被他抱着走到了迟姗的身边。
傅时迁眸光复杂地睨着迟姗,那道目光里,似含着失望的喟叹,犹如万箭穿心。
迟姗心凉透了,她捂着后脑勺缓缓地坐起来,迎上傅时迁沉郁的眸子,凉凉问道:“小叔叔,你相信谁?”
傅时迁并不愿意相信他眼睛看到的一切,他也想相信迟姗,但众目睽睽,有护士病人的作证,他想给迟姗找个理由,都找不到。
他微微迟疑,对着跟上来的助理道:“去查监控。”
助理连忙去了监控室,迟姗注意到傅明珠有些紧张地拧着眉,她松了口气,淡淡道:“傅时迁,我没做过这样的事儿。”
傅时迁撇开视线,等到助理回来,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后,脸色霎沉。
“迟姗,看来你死不悔改,对一个小孩子下手,当真是疯了。”
迟姗瞪大眼,不敢置信的听着傅时迁对她的判决:
“既然你已经疯了,就别住在医院了,去精神病院吧。”
附: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!
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,谢谢!
【看全本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】

转载请注明:刘虞佳 >> 全部文章 » 枪王之王电视剧你和我的爱情,中间隔个心脏他比时光姗姗来迟【0739】-精明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