朴河龙你会嫁给谁,早就命中注定!-诚信书馆

75 Views
你会嫁给谁,早就命中注定!-诚信书馆

早上十点,徐娇娇拿出了衣柜里最好看的衣服,正兴奋的在镜子前反复试穿。 因为她要去见一个人,一个她意想不到而又重燃希望的人。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她正准备去上班的时候,忽然之间接到了一个电话。对方先是问她是否认识张小马,然后表明身份,居然是那天晚上在餐厅里,为张小马结尾的姓王的市长秘书。 徐娇娇也搞不懂,这个身份特殊的人究竟是因为那天晚上记住了她,还是因为张小马这一层关系,居然要请她喝茶。但她知道这种身份的人比她上一个男朋友,厉害的可不是一星半点。 所以她也懒得去想对方找她的原因,只想在第一次正式见面中保持最好的形象。 带着这样的目的,她换上了最好看的那件衣服,然后坐在梳妆台前用了足足一个小时时间化妆。等到约定的时间快到了,才开着车离开小区,路上还不停的对着后视镜整理自己的形象。 二十分钟后,徐娇娇来到一个茶楼。 说明了要找的人之后,服务员把她带进了一个包厢。站在门外他就已经看到,坐在茶几前泡功夫茶的人,一头干练的短发以及笔挺的西装,正是那天晚上在餐厅里,那个姓王的秘书。 “是徐小姐吗?”王秘书发现了门口的徐娇娇,站起身来。 徐娇娇安耐住雀跃,礼貌的点了点头。 王秘书随即应了上来,并笑着伸出手说声:“你好。” 徐娇娇收回手来,双手捏着包包,声音比平时低了许多的问:“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 王秘书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是我找你。” “啊?” 王秘书朝着包厢里的茶几旁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 徐娇娇也来不及失落,只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找她。于是踩着高跟鞋,一步步走过去,终于发现被屏风挡着的茶几这一边,还坐着一个人。一个穿着职业套装,正在那喝茶的漂亮女人。 “徐小姐请坐吧。”王秘书这时候走到了茶几旁。 徐娇娇点了点头,坐了下来。再仔细一看,对面这漂亮女人,无论从气质还是长相来说,都比她高处一大截,而两人目光刚刚对视,气势方面她就立即被压住,竟慌忙间把头给低下了。 王秘书先为李棠倒了茶,然后为徐娇娇也倒了一杯,然后就走了出去。 徐娇娇重新抬起头来,又看了一眼李棠,忽然想起什么,瞪大眼睛说:“您,您是市长?” 李棠放下茶杯东鹏地产,靠在椅背上:“你就是徐娇娇?” “我是。”徐娇娇急忙应对,没想到找自己的居然是市长,顿时兴奋起来说:“没想到市长比电视上看起来还要漂亮还要瘦,我一直当您是偶像,也想像您一样这么年轻就有自己的事业。” “谢谢。”李棠仍然在看着徐娇娇,对徐娇娇这稚嫩的奉承的手段根本没什么兴趣,现在打量着徐娇娇,心里想着张小马的眼光之差,前女友也就这样的姿色而已,自己都觉得丢人。 似乎是发现了李棠的打量,徐娇娇再一次局促起来,借着喝茶低下头。 过了好一会,李棠似乎打量够了,终于开口问:“你认识李子明吗?” 正局促的徐娇娇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。 “看来是认识的。”李棠抱着双臂,接着问:“两个月前,纪委展开对李子明的调查,她却在没有上报的情况下私自离境,纪委调查出了李子明的贪污证据,但大量资金已经无法追回,这你也知道吧?” “不知道。”徐娇娇慌忙否认,这下终于明白不是王秘书找自己,也不是因为张小马这层关系自己有可能攀上官员,而是因为将她抛弃在国内,带着新情人远走高飞的上一任男朋友。 像是早就知道徐娇娇会否认,李棠这时伸出手来。 站在门口的王秘书这时候拿了一个档案袋过来,交给李棠的同时站在李棠的身后。 “不知道的话,就看看这些调查结果吧。”李棠将档案袋放在桌子上。 徐娇娇就像看到了一条蛇一样,慌张的说:“我不看,这跟我又没有关系。” “贪污案的确跟你没关系。”李棠点了点头。 徐娇娇看着李棠。 “但在李子明在任期间,你与她四次离境前往澳门,并在他离开之后独自逗留了超过两个月,在此期间你在澳门的户头有过一千万资金的来往,这些我说的都没有错吧?”李棠继续道。 徐娇娇的脸忽然间开始变的惨白。 李棠再一次伸出手,身后的王秘书递过来第二个档案袋。 “对你的调查,以及牵扯洗钱案件的证据都在这里,另外一份已经拿到了检察院,很快就会有执法部门来找你,在此之前你看看这些证据,也好知道自己接下来将会要面对些什么。” 李棠的话刚说完,徐娇娇就惊慌失措的拿起那档案袋,刚看到了不到一页就嘴唇发白。抬起头惊恐的看着李棠,她带着颤抖的哭腔说:“我不知道李子明贪污,也不知道那是洗钱啊。” 李棠点了点头:“这些话你可以跟法官说,法官会根据你的话做出判断。” “我也是受害者,李思国抛弃了我,带着别的女人去了国外,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。”徐娇娇说到这里捂着脸哭了起来:“他出卖了国家,也背叛了我,我也是被他给害惨了的人啊。” “我说了,牛玉强这些话你该跟法官去说。”李棠站了起来。 见她要走,徐娇娇立即跟着站了起来,哭着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 “好自为之吧。”留下这样一句话,李棠转过身去。 徐娇娇这下终于崩溃了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呆呆的说:“怎么可能,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贪腐案不是早都已经结束了吗?为什么还会来找我,为什么还会将我牵扯到这件事情中。” 听到这话,李棠停下了脚步。 徐娇娇猛然想起什么,看着李棠问:“是你们故意找出这件事,故意针对我?” 李棠转过身来,看着徐娇娇。 徐娇娇顿时一脸怨毒,盯着李棠问道:“为什么,我和你没什么仇,为什么要害我?” “李子明的贪腐案,你的洗钱案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触犯了法律的行为,而触犯了法律就该受到审判。”李棠看着徐娇娇淡淡道:“要怪只怪你出现在我视线之中,让我发现了漏网之鱼。” “你什么意思?” 李棠走过来几步,高跟鞋掷地有声:“你是张小马的前女友,对吧?” 徐娇娇一愣。 “而且和他在一个公司?” 徐娇娇听到这话,瘫软在了沙发上,终于明白原来是因为张小马。看来张小马的确是有背景不错。 但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,靠近张小马希望得到好处不成,却暴露自己遭受了灭顶之灾。 “看来你是明白了。”李棠笑了笑,再次转过身去,往包厢外走。 失魂落魄的徐娇娇猛地直起身来问了一句:“张小马是你什么人?” 李棠不曾停下脚步,留下一句:“他是我丈夫。” 徐娇娇如遭雷击,瞪大眼睛,僵硬在沙发上。 等到李棠在王秘书的跟随下早已经离开了包厢,她才醒悟过来。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。 徐娇娇最终意识到事情的真相,不是因为什么贪污洗钱案,也不是因为自己被人注意到,一切都是因为女人吃醋。 可她又怎么能事先想到,张小马那样的货色,居然能有这样子的老婆? “怪不得,怪不得他不上套,有这样的老婆又怎么会再看上我?” 徐娇娇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,然后掩面痛哭。 她破坏过别人的家庭,知道有一天会被原配收拾,甚至做好了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然后被人抓花脸的准备。 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个原配会这么厉害,会直接将她送进牢房里。第二天早晨,张小马发现徐娇娇的办公桌已经空了出来。 他知道与之前三天两头不来上班的情况不同,徐娇娇这一次可能是是永远不会回来了。 没有太多的情绪。因为张小马不知道牵扯到洗钱案中,徐娇娇是否会被定罪,而定罪又是否牵扯到刑事处罚。 他只知道徐娇娇为她自己所犯下过错付出一次代价,或许也是一件好事。 同事间只得到通知说徐娇娇跳槽,很快就将招聘一位新的职员来填补空缺,大多数都觉得很欣慰,因为以苏小小的为人并不讨大家的喜欢,当然张小马也庆幸不用再被徐娇娇骚扰。 就这样,工作恢复了正常。 这一天下班,组里的人准备出去吃饭,一路上有说有笑,张小马却忽然间停住。 当大家询问时,张小马只说自己临时有事,大家也就没有多问,先一步离开。 而等到大家都离开之后,张小马独自一人走到了街角,那里如同上次一样停着一亮奥迪车,自然又是李棠。 张小马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见李棠正收回镜子,笑着道:“怎么,准确去偷汉子?” 李棠懒得理会佛曲网,将镜子放回包里,说了声:“开车。” 随着奥迪车缓缓启动,张小马有些诧异:“你要杀我?” “我干吗要杀你?” “以前都是坐在车里把话说完的,现在这是要往哪去?” “你就是个贱骨头,非要人不好好对待你才觉得舒服,把你当回事了你倒是不自在了。”李棠瞥了眼张小马不屑的说完,然后重新目视前方,对张小马说:“刚好我有时间,送你回家杨雪帆。” “那你跟我回家不?” “不回。” 张小马撇了撇嘴,忽然间想起什么,看了眼李棠问:“徐娇娇的事情,怎么样了?” 李棠目视前方,没有回答。 张小忍不住追问:“不会被判刑吧?” “虽然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,但你也要求过我尽到妻子的义务,而我也正在努力的满足你。”李棠转过脸来,看着张小马道:“现在我送你回家,你跟我谈你前女友,自己觉得合适吗?” “我只是稍微问一下。” “再多嘴,你就打开车门给我滚下去。”李棠笑眯眯的说。 张小马张了张嘴,的确不好再问下去,但又气不过李棠这个态度,于是扯起嗓子绕开话题,朝李棠嚷嚷道:“蓉蓉到底找到了没有,怎么当姐的你,我这个姐夫都着急了。” “我自己的亲妹妹不用你操心,我会找到她的。” “那就是没找到咯。”张小马忽然得意的笑了起来。 李棠见状眉头一皱:“我没找到蓉蓉,你开心什么?” “关你鸟事~” “你再说一遍!” “说了咋的?又想打架是不,来啊,别以为在你车里我就怕你了。”张小马一脸挑衅。 十分钟后,小区门口。 张小马捂着一只青眼窝,看着李棠的奥迪车绝尘而去,不屑的骂了一句:“三天不挨打就上房揭瓦。”可骂完转身,又想起错过了小组里别人请客的晚饭,于是又骂了句:“败家娘们。” 回到家,张小马一边叫外卖,一边打开电脑。 之前在车上跟李棠说起,他才意识到自从前几天黑了小姨子的电脑,确认小姨子安全之后就再也没有监视,所以现在就想看看小姨子是否仍然安全。 挂断电话之后,张小马坐在了电脑前,刚一开界面就看到一张鬼脸,生生被吓了一跳。 等仔细一看才发现,原来小姨子正敷着面膜在看电视。 臭丫头笑点低,看一个脑残综艺节目笑的前仰后翻,这时候干脆把双腿夹在桌子上,怀里抱着一大堆的零食一边吃一边笑,一边笑还要留意脸上的面膜是不是因为表情太多而掉下来。 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知道她姐在满世界找她似得郑氏族谱。 张小马决定惩罚下这丫头。 不过怎么惩罚呢? 看着小姨子夹在桌子上的美腿,张小马有了个邪恶的想法,马上开始敲击键盘。 很快,画面里的小姨子就停止了大笑,傻乎乎的看着电脑屏幕里忽然消失网页,刚想要扶着面目来点鼠标的时候,忽然间一个莫名其妙的网页弹了出来,在之后就是八男一女的画面。 小姨子似乎有些好奇,停下了动作看着那八男一女的对话,似乎想知道这是什么电影。朴河龙 而张小马更期待小姨子接下来的反应,于是靠在椅背上笑呵呵的等着。 很快,八男一女停止了对话,开始动手动脚,小姨子忽然之间撕掉了面膜,表情变得怪异。紧接着那八男一女倒在了床上,呻吟声传了出来,小姨子顿时瞪大眼睛,吓得差点摔下去。 张小马哈哈大笑。 小姨子终于意识到自己在看的是什么电影,羞得立即捂住了眼睛。但捂住了之后,她出人预料的又挪开手指头偷看。以至于到最后,东张西望了一会儿,竟然捂着嘴巴好奇的欣赏起来。 这下张小马愣住了。 而小姨子却像是越看越起劲一样,尽管脸已经红了好几次,但表情却开始变得眉飞色舞,手里的零食也慢慢往嘴里塞,随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,好像已经彻底进入到了爱情动作片中。 这可不是张小马要的效果。原本是想恶作剧,吓一吓小姨子,哪能想到这臭丫头这么不矜持,居然越看越起劲。这可是正值花季的少女啊,要是看了这种片子误入歧途那可就不妙了。 所以张小马当机立断,关了网页。 小姨子先是一愣,然后比刚才没了综艺节目时更加着急的动鼠标,想把那网页找出来。 可惜小姨子费了半天的劲却没找出来,不禁一脸失望。 失望?她居然失望? 张小马勃然大怒。 于是他在小姨子的电脑上弹出对话框,显示“你的电脑已经被我控制了”几个字。而小姨子明显愣了一下,东张西望不知道怎么回事,尝试着敲击键盘在对话框中回复“控制我电脑?” “没错。” 小姨子张大嘴巴,十分好奇的输入:“你是黑客吗?” “是的。” “可你怎么能控制我的电脑呢?我的电脑很贵的。” “与品牌无关,你的系统太渣了。” “系统不好你就可以控制了吗?” 张小马看到这一行字,嘿嘿一笑:“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你看黄片。” 电脑对面,小姨子脖子一缩,脸一红,想了想后回复:“那个黄片是自动跳出来的。” “别解释了泰剧曙光。”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 “恩?” “那个黄片怎么跳出来的你知道吗?” “怎么了?” “你教我一下怎么跳出来,我还没看完呢。” 这边的张小马悲愤的回复道:“看黄片是不对的!” “大家都是男人,很正常的啦。” 张小马一愣,这丫头居然冒充男的? 果然,画面里的小姨子敷起面膜,洋洋得意的等着回复,还不知道张小马正看着她呢。 “好吧,黄片在哪我不知道,我不看那东西。” “这么害羞?你该不会是女黑客吧?” “……” 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 张小马无语,这丫头不仅冒充男的,而且还冒充男的调戏女的。 “我是男的,但那黄片我不知道在哪,你自己随意。”输入了这一句话后,敲门声响起,张小马关闭了对话框,让小姨子的鼠标恢复自由,摄像头的画面则继续传送,而他则去收了外卖。 与此同时,小姨子似乎尝试了继续对话,最终没能成功于是撇了撇嘴,敷着面膜蹦到了床上,看着天花板,似乎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邪恶东西,觉得身上有些热,不停伸着手给自己扇风。 过了一会儿,这小丫头似乎又想起了里面的女主角纽芬兰渔场,于是偏过头来,打量起自己的胸部。 似乎想要比较一下,伸出手,朝自己胸部捏了捏桦南天气预报,再端详一阵,忽然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。 然后她继续敷着面膜,心情不错的哼着歌。第二天一早,刚刚下楼的张小马接了一个电话,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而再一看号码归属地居然是香格里拉。就算不知道香格里拉和丽江不远,他也能从云南这个地方联想到是谁。 “蓉蓉吧?”张小马笑着接起了电话,往小区外走去。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果然传来了小姨子的声音:“姐夫,你能掐会算吗?” “很吃惊我怎么知道是你?” “很吃惊!” “想知道为什么不?” “想知道。” “那你先告诉我你在哪。” “姐夫你手机不显示吗?我在香格里拉,刚刚办的号。”小姨子说到这里时忽然变得兴奋:“今天刚来,前几天在丽江,那里可好玩了,我交了许多的朋友,都是一群很有意思的人呢。” 张小马还真没料到蓉蓉没跟自己撒谎,但他仍然拿出当姐夫的威仪,教训道:“你走的时候不是告诉我说要回法国吗?你姐现在满世界找你,赶紧给他打电话,不然我就告诉你姐了。” “好啊,那我也告诉你老婆,说我们同居了一段时间,而且我还帮你改头换面,教你怎么对付她来着,但要是这样的话姐夫你可考虑一下,谁的下场比较惨呢。”蓉蓉有恃无恐的说道。 张小马眉头一皱:“那么一会儿再打也可以。” “这才对嘛。”蓉蓉笑嘻嘻的说:“姐夫你跟我是一伙的,我们得互相打掩护嘛。” 张小马无奈: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 “还没玩够呢。”小姨子若无其事的说:“给姐夫打电话就是想让姐夫你放心,不要担心我。另外也想知道姐夫和我姐你们的进度怎么样了,没有我的出谋划策,是不是已经落下风了。” “切,你姐昨天还送我回家呢。” “啊?那和姐夫一起上楼没?” “这倒没有。” “姐夫你真蠢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 张小马正和小姨子打着电话呢,耳后忽然传来刺耳的刹车,扭头一看果然是辆车。 还没来得及转身,他就感觉膝盖后面被顶了一下,下意识的双手撑地,然后果不其然趴在了地上,手机就这么直接飞了出去,可那车总算是停了下来,并没有直接从他身上碾了过去。 尽管如此,张小马也吓得够呛,确认安全之后就立即打算站起来骂人。 可就在他尝试站起来的时候,这辆红色的跑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大红色丝绸长裙的女人,一边将耳旁齐肩的弯曲头发别到耳后,一边关切的朝着张小马俯下身询问:“先生,你没事吧?” 这女人约莫三十岁年纪,皮肤和身上的丝绸长裙质地一样的细滑,胸前挂着一排多边形的铂金首饰,挽起头发露出一侧耳朵上的大颗粒珍珠,成熟女人的魅力十足,显然是个贵妇。 张小马虽然不是下半身动物,但这么漂亮而又精致的女人,尤其是好看的美貌微微皱起充满自责,那摸样的确让他不忍心责怪,于是摆了摆手说:“没多大事,以后开车小心着就好。” “都怪我,我这就送先生去医院吧。”那美女说着就要搀扶张小马。 “还是别了吧,小区里你都能给我撞了,我还敢坐你的车去大马路?”张小马自己站了起来,扭了扭老腰一边看着美女长裙下的高跟鞋:“怪不得女司机可怕呢。” 那美女也看了看自己的高跟凉鞋,有些歉意的说道:“我车上有一双平底鞋,打算出了小区换的,没想到还没出小区就撞到了先生,都是我的责任,先生还是去趟医院吧。” “真不用了,就是被顶了下膝盖而已。”张小马说着发现了自己的手机,走过去捡起来发现也没事,就更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的道理,于是朝那美女摆了摆手:“你走吧,我还得上班去。” 那美女司机张了张嘴,见张小马的确不是客气,已经打着电话走远,便放弃了。 但看着张小马走出小区的背影,她挽起被风吹到面前的头发,却忽然间想起什么:“这人看起来好面熟。” 自言自语中,她到底也没有想起来在哪见过,于是重新回到车内,一边脱掉高跟鞋,一边拨打了一个电话,等拨通之后就对着电话说:“棠棠,我半个小时后就到,你现在也出发吧。” 与此同时的另外一边,张小马发现蓉蓉已经挂断了电话,再拨过去又占线,索性就把电话装回口袋。一路上都没想明白蓉蓉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所以回头还得再跟那丫头问问才行。 进公司的时候,前台娜娜有些闹脾气。张小马走过去问了才知道,这姑娘是不满意他以封口为目的请组里人周末出去玩,却没有叫她,于是无奈的正式邀请娜娜,这姑娘才眉开眼笑。 一早上的工作忙碌而又顺利的结束了,转眼又到了午饭的时间。 张小马正和组里的同时讨论着手头的案子,忽然间电话响起,是蓉蓉拨过来的。 “姐夫,你怎么挂我电话?” 张小马无奈回答道:“摔了一跤,手机电池出来了。” 电话那头的小姨子没心没肺的取笑:“没那么严重吧,我只是说姐夫真蠢而已。” “我正要问你呢,那句话什么意思?” 小姨子叹息一声,说:“我姐接你回家了,而她没跟你上楼,你却答应了是吗?” “对啊。” “这就对了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 “我姐在试探你彭帅吧。” 张小马听得似懂非懂:“我还是没听明白。” “姐夫你最近一系列的变化,让我姐肯定很疑惑,不清楚你是不是彻底放弃她了。而以她的聪明肯定也会想到,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某种以退为进的计划,所以今天才会想到来试探姐夫。” “试探什么?” “试探出姐夫你没有彻底放弃她。”小姨子惋惜的说:“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,标准的做法是告诉我姐要么一起回家,要么就各回各家,而不是搭个顺风车!” 张小马炸了眨眼:“你是说,我今天坐了你姐的车,却没有强求她跟我一起上楼,说明我既愿意接受她的好意,又不着急达到我的目的,让你姐知道我没有放弃她,对目的也不够强硬?” “姐夫你总算开窍了!” 张小马目瞪口呆,回想起来自己的确没有经过大脑,就答应了李棠送自己回家而又不需要一起上楼回家这件事,也更加没有思考过李棠这臭婆娘怎么回突然那么好心,来接自己回家。 “这就是你说的,对付你的姐的第一条,拼智商吗?” “姐夫你完败。” “防不胜防啊。”张小马仰天长叹,然后心里发苦的问:“有什么严重后果?” “不太严重。”小姨子想了想说:“我姐之所以要试探,是因为弄不清姐夫的虚实,一旦知道了姐夫你没有放弃她戴佳佳,不需要确定姐夫是否在以退为进,接下来就可以变被动而成主动了。” “你学兵法的吧?说明白点!” “我还真学过~”小姨子得意洋洋,然后解释说:“简单点,就是说我姐已经有恃无恐,知道姐夫你还对她有想法,就凭这一点她就不用再担心姐你再出什么招,而她依旧还是老办法。” “拖?” “对,拖到离婚。” “狗日的……” “喂!” “好吧,你继续说。” “还说什么,姐夫你都暴露了,谁让你在没有我指导的情况下,贸然应战呢。” “谁让你跑出去玩了?” “那没办法,而且我过几天要去西藏了,很长一段时间不会跟姐夫联系。”小姨子说完忽然变得很兴奋:“至于现在嘛,姐夫告诉我跟我姐之间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,我看看还有没有办法。”
文 | 十九

一个朋友问:“嫁给谁,是命中注定的吗?”
我说:“其实,你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最后选择要和谁在一起,甚至和谁结婚,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的。”
你种下了因,最后才有的果。

涂磊说过一句话:
“爱你可以爱到骨头里,但爱你不能低到尘埃里。”
有太多的姑娘在爱情里迷失了自我。
即便那个男人一无所有,忽冷忽热,没有上进心,甚至不忠,这些姑娘依然要往火坑里跳,一边四处寻求帮助,想脱离苦海,却一边在自己给自己编造的美梦里,不肯醒来。
你把自己的身段放地这么低,那就永远无法找到那个愿意平视你的男人。
你越是懦弱,越是要放低自己,那个你予取予求的人,就越是吃定了你。
然而,你对感情是什么样的态度,你所拥有的感情就是什么品质。
你要懂得,好的感情让你活得更有尊严,坏的感情让你丢失自我。感情,是为了能活出更好的自己,而你,不能把这么好的自己,全部损耗在一段坏的感情里。
杨绛这样描述夫妻关系:
夫妻该是终身的朋友,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,即使不是知心的朋友。
至少也该是能做伴侣的朋友或互相尊重的伴侣。
情人而非朋友的关系是不能持久的。夫妻而不够朋友,只好分手。
所以,在感情里,没有一个对等的心理关系,是无法长久的,甚至是无比痛苦的。
你要记得,低到尘埃里的爱情,是开不出花的。
你越是卑微邪道至尊,就越是被轻贱。
你不是生来卑微,你本就自带皇冠,何必舍弃光芒。
姑娘,想要找一个尊重你的男人,就要先有自尊。
爱人七分足矣,剩下三分爱自己。

没有什么比靠自己更踏实的了。
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件真人真事:
姑娘是211大学毕业的,本来是要自己出去闯一闯,但是这个时候认识了现在的老公,他让这个姑娘留下来。
他开了一家小公司,收益还可以,劝姑娘在家享福,于是姑娘婚后就做起了全职太太。
结果,不出三年,公司倒闭了,他欠了一屁股的债,颓废不振。
姑娘本已下定决心要陪丈夫走出难关,就去和丈夫讲道理,让他振作,没想到,男人却说她是靠自己养活,是寄生虫。
很多人说,她的悲剧,是她丈夫的错,但是,她自己又何尝没错呢?

余秋雨的《借我一生》中,写过一句话:
人生的路,靠自己一步步走去,真正能保护你的,是你自己的人格选择和文化选择。那么反过来,真正能伤害你的,也是一样,自己的选择。
其实,不论是否嫁给这个男人,这位姑娘都可以自食其力,但是最终还是想法太天真了。
年轻时候贪图的安逸,最终都会在日后偿还。自己扔掉了生存武器,就别怨别人无法全力保护你。
自己手里没有筹码和自救的本领,生活得一定不那么坦然,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靠山会倒,而自己,还没有本事,回到拼搏的起点,重新出发。
就像路遥写的那样:“靠自己生活,灵魂都是安宁的。”
你越是想安逸,以后就越是过得辛苦,从身体,到内心。
姑娘,想要找一个真正疼爱你的男人,就要先学会靠自己。
越努力,会越幸运。靠自己,才不怕输雅高卡。

有些人珠光宝气,依然没有真正的富贵相,因为心穷。
有些人浓妆艳抹,依然没有真正的美艳感,因为心卑。
亦舒在《圆舞》里这样描述她心目中的淑女:
“真正有气质的淑女,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,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,去过什么地方,有多少件衣服,买过什么珠宝,因为她没有自卑感。”
一个真正的“美人”,她的美一定刻在骨子里,谈吐里,内涵里。
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,肚里有才华的人,谈吐,素养,都会透着有学识的自信。
一个去过很多地方的人,懂得思考旅途意义的人,即便不提及自己去过哪儿,他的眼界都已经不一样了。
内在美养外在美,而外在再美,都没法养内在。
董卿说:“你的气质螳臂当车,来自于你走过的路,读过的书。”

一个负能量 、不自信的女人,要怎么找到一个乐观积极,还自信向上的终生伴侣呢?
与其等对方同情你的悲怆,不如从自己开始改变,人与人之间会互相影响,会恶性循环,也会互相促进。
姑娘,想要找一个懂得欣赏你的男人,就要有从容和自信。
少攀比,少妒恨,少猜忌,少悲伤。
多读书,多出游,多赚钱,多微笑。

其实,世上本没有“命中注定”一说。
那是幸福的人,为美好生活添了一笔神秘色彩。
也是受伤的人,为自己找的自我安慰。
我虽然无法断定,你一生都会遇到良人。
但是,努力成为更好的人,一定会更大的几率遇到更好的人,努力自我提升的人,真正爱惜自己羽翼的人,脱离了谁,都能活得自在,不是吗?
就如《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》里的那句话一样:
“路要怎么走,只有自己能决定,这世上如果不自爱,没有人会爱你。”
不管你处在什么环境,都别忘了做好自我管理。
不论你现在如何,都永远不停止让自己变得越好越好。
只有自尊,才会吸引尊重你的人。
只有自强,才会吸引珍惜你的人。
只有自信,才会吸引欣赏你的人。
只有自爱,才会吸引爱惜你的人。
美好如你,与其相信“命中注定”,不如学会“逆天改命”。
- END -
十九,性格温暖,懂世界也更懂你。喜欢一切有色彩的事物,猫系高冷范儿的邻家大男孩。微信公众号:捡书先生(ID:jianshu369)。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好文,值得你一读再读
“同居式”养老!太美了!
一名女大学生的反思:到底是我疯了,还是这个社会疯了?
毒打、强奸、性虐……他把一个女人的真实故事画成漫画,看到第几张你哭了?
早上十点,徐娇娇拿出了衣柜里最好看的衣服,正兴奋的在镜子前反复试穿。 因为她要去见一个人,一个她意想不到而又重燃希望的人。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,她正准备去上班的时候,忽然之间接到了一个电话。对方先是问她是否认识张小马,然后表明身份,居然是那天晚上在餐厅里,为张小马结尾的姓王的市长秘书。 徐娇娇也搞不懂,这个身份特殊的人究竟是因为那天晚上记住了她,还是因为张小马这一层关系,居然要请她喝茶。但她知道这种身份的人比她上一个男朋友,厉害的可不是一星半点。 所以她也懒得去想对方找她的原因,只想在第一次正式见面中保持最好的形象。 带着这样的目的,她换上了最好看的那件衣服,然后坐在梳妆台前用了足足一个小时时间化妆。等到约定的时间快到了,才开着车离开小区,路上还不停的对着后视镜整理自己的形象。 二十分钟后,徐娇娇来到一个茶楼。 说明了要找的人之后,服务员把她带进了一个包厢。站在门外他就已经看到,坐在茶几前泡功夫茶的人,一头干练的短发以及笔挺的西装,正是那天晚上在餐厅里,那个姓王的秘书。 “是徐小姐吗?”王秘书发现了门口的徐娇娇,站起身来。 徐娇娇安耐住雀跃,礼貌的点了点头。 王秘书随即应了上来,并笑着伸出手说声:“你好。” 徐娇娇收回手来,双手捏着包包,声音比平时低了许多的问:“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 王秘书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是我找你。” “啊?” 王秘书朝着包厢里的茶几旁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 徐娇娇也来不及失落,只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找她。于是踩着高跟鞋,一步步走过去,终于发现被屏风挡着的茶几这一边,还坐着一个人。一个穿着职业套装,正在那喝茶的漂亮女人。 “徐小姐请坐吧。”王秘书这时候走到了茶几旁。 徐娇娇点了点头,坐了下来。再仔细一看,对面这漂亮女人,无论从气质还是长相来说,都比她高处一大截,而两人目光刚刚对视,气势方面她就立即被压住,竟慌忙间把头给低下了。 王秘书先为李棠倒了茶,然后为徐娇娇也倒了一杯,然后就走了出去。 徐娇娇重新抬起头来,又看了一眼李棠,忽然想起什么,瞪大眼睛说:“您,您是市长?” 李棠放下茶杯,靠在椅背上:“你就是徐娇娇?” “我是。”徐娇娇急忙应对,没想到找自己的居然是市长,顿时兴奋起来说:“没想到市长比电视上看起来还要漂亮还要瘦,我一直当您是偶像,也想像您一样这么年轻就有自己的事业。” “谢谢。”李棠仍然在看着徐娇娇,对徐娇娇这稚嫩的奉承的手段根本没什么兴趣,现在打量着徐娇娇,心里想着张小马的眼光之差,前女友也就这样的姿色而已,自己都觉得丢人。 似乎是发现了李棠的打量,徐娇娇再一次局促起来,借着喝茶低下头。 过了好一会,李棠似乎打量够了,终于开口问:“你认识李子明吗?” 正局促的徐娇娇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九岁小凤帝。 “看来是认识的。”李棠抱着双臂,接着问:“两个月前,纪委展开对李子明的调查,她却在没有上报的情况下私自离境,纪委调查出了李子明的贪污证据,但大量资金已经无法追回,这你也知道吧?” “不知道。”徐娇娇慌忙否认,这下终于明白不是王秘书找自己,也不是因为张小马这层关系自己有可能攀上官员,而是因为将她抛弃在国内,带着新情人远走高飞的上一任男朋友。 像是早就知道徐娇娇会否认,李棠这时伸出手来。 站在门口的王秘书这时候拿了一个档案袋过来,交给李棠的同时站在李棠的身后。 “不知道的话,就看看这些调查结果吧。”李棠将档案袋放在桌子上。 徐娇娇就像看到了一条蛇一样,慌张的说:“我不看,这跟我又没有关系。” “贪污案的确跟你没关系。”李棠点了点头。 徐娇娇看着李棠。 “但在李子明在任期间,你与她四次离境前往澳门,并在他离开之后独自逗留了超过两个月,在此期间你在澳门的户头有过一千万资金的来往,这些我说的都没有错吧?”李棠继续道。 徐娇娇的脸忽然间开始变的惨白。 李棠再一次伸出手东厂喋血,身后的王秘书递过来第二个档案袋。 “对你的调查,以及牵扯洗钱案件的证据都在这里,另外一份已经拿到了检察院,很快就会有执法部门来找你,在此之前你看看这些证据,也好知道自己接下来将会要面对些什么。” 李棠的话刚说完,徐娇娇就惊慌失措的拿起那档案袋,刚看到了不到一页就嘴唇发白。抬起头惊恐的看着李棠,她带着颤抖的哭腔说:“我不知道李子明贪污,也不知道那是洗钱啊。” 李棠点了点头:“这些话你可以跟法官说,法官会根据你的话做出判断。” “我也是受害者,李思国抛弃了我,带着别的女人去了国外,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。”徐娇娇说到这里捂着脸哭了起来:“他出卖了国家,也背叛了我,我也是被他给害惨了的人啊。” “我说了,这些话你该跟法官去说。”李棠站了起来。 见她要走,徐娇娇立即跟着站了起来,哭着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 “好自为之吧。”留下这样一句话,李棠转过身去。 徐娇娇这下终于崩溃了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呆呆的说:“怎么可能,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贪腐案不是早都已经结束了吗?为什么还会来找我,为什么还会将我牵扯到这件事情中。” 听到这话,李棠停下了脚步。 徐娇娇猛然想起什么,看着李棠问:“是你们故意找出这件事,故意针对我?” 李棠转过身来,看着徐娇娇。 徐娇娇顿时一脸怨毒,盯着李棠问道:“为什么,我和你没什么仇,为什么要害我?” “李子明的贪腐案,你的洗钱案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触犯了法律的行为,而触犯了法律就该受到审判。”李棠看着徐娇娇淡淡道:“要怪只怪你出现在我视线之中,让我发现了漏网之鱼。” “你什么意思?” 李棠走过来几步,高跟鞋掷地有声:“你是张小马的前女友,对吧?” 徐娇娇一愣。 “而且和他在一个公司?” 徐娇娇听到这话,瘫软在了沙发上,终于明白原来是因为张小马。看来张小马的确是有背景不错。 但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,靠近张小马希望得到好处不成,却暴露自己遭受了灭顶之灾。 “看来你是明白了。”李棠笑了笑,再次转过身去,往包厢外走。 失魂落魄的徐娇娇猛地直起身来问了一句:“张小马是你什么人?” 李棠不曾停下脚步,留下一句:“他是我丈夫。” 徐娇娇如遭雷击,瞪大眼睛,僵硬在沙发上。 等到李棠在王秘书的跟随下早已经离开了包厢,她才醒悟过来。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。 徐娇娇最终意识到事情的真相,不是因为什么贪污洗钱案,也不是因为自己被人注意到,一切都是因为女人吃醋。 可她又怎么能事先想到,张小马那样的货色,居然能有这样子的老婆? “怪不得,怪不得他不上套,有这样的老婆又怎么会再看上我?” 徐娇娇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,然后掩面痛哭。 她破坏过别人的家庭,知道有一天会被原配收拾,甚至做好了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然后被人抓花脸的准备。 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个原配会这么厉害,会直接将她送进牢房里。第二天早晨,张小马发现徐娇娇的办公桌已经空了出来。 他知道与之前三天两头不来上班的情况不同,徐娇娇这一次可能是是永远不会回来了。 没有太多的情绪。因为张小马不知道牵扯到洗钱案中,徐娇娇是否会被定罪,而定罪又是否牵扯到刑事处罚。 他只知道徐娇娇为她自己所犯下过错付出一次代价,或许也是一件好事。 同事间只得到通知说徐娇娇跳槽,很快就将招聘一位新的职员来填补空缺,大多数都觉得很欣慰,因为以苏小小的为人并不讨大家的喜欢,当然张小马也庆幸不用再被徐娇娇骚扰。 就这样,工作恢复了正常。 这一天下班,组里的人准备出去吃饭,一路上有说有笑,张小马却忽然间停住。 当大家询问时,张小马只说自己临时有事,大家也就没有多问,先一步离开。 而等到大家都离开之后,张小马独自一人走到了街角,那里如同上次一样停着一亮奥迪车,自然又是李棠。 张小马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见李棠正收回镜子,笑着道:“怎么,准确去偷汉子?” 李棠懒得理会,将镜子放回包里,说了声:“开车。” 随着奥迪车缓缓启动,张小马有些诧异:“你要杀我?” “我干吗要杀你?” “以前都是坐在车里把话说完的,现在这是要往哪去?” “你就是个贱骨头,非要人不好好对待你才觉得舒服,把你当回事了你倒是不自在了。”李棠瞥了眼张小马不屑的说完,然后重新目视前方,对张小马说:“刚好我有时间,送你回家。” “那你跟我回家不?” “不回。” 张小马撇了撇嘴,忽然间想起什么,看了眼李棠问:“徐娇娇的事情,怎么样了?” 李棠目视前方,没有回答。 张小忍不住追问:“不会被判刑吧?” “虽然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,但你也要求过我尽到妻子的义务,而我也正在努力的满足你。”李棠转过脸来,看着张小马道:“现在我送你回家,你跟我谈你前女友,自己觉得合适吗?” “我只是稍微问一下。” “再多嘴,你就打开车门给我滚下去。”李棠笑眯眯的说。 张小马张了张嘴,的确不好再问下去,但又气不过李棠这个态度,于是扯起嗓子绕开话题,朝李棠嚷嚷道:“蓉蓉到底找到了没有,怎么当姐的你,我这个姐夫都着急了。” “我自己的亲妹妹不用你操心,我会找到她的。” “那就是没找到咯。”张小马忽然得意的笑了起来。 李棠见状眉头一皱:“我没找到蓉蓉,你开心什么?” “关你鸟事~” “你再说一遍!” “说了咋的?又想打架是不,来啊,别以为在你车里我就怕你了。”张小马一脸挑衅。 十分钟后,小区门口。 张小马捂着一只青眼窝,看着李棠的奥迪车绝尘而去,不屑的骂了一句:“三天不挨打就上房揭瓦。”可骂完转身,又想起错过了小组里别人请客的晚饭,于是又骂了句:“败家娘们。” 回到家,张小马一边叫外卖,一边打开电脑。 之前在车上跟李棠说起,他才意识到自从前几天黑了小姨子的电脑,确认小姨子安全之后就再也没有监视,所以现在就想看看小姨子是否仍然安全。 挂断电话之后,张小马坐在了电脑前,刚一开界面就看到一张鬼脸,生生被吓了一跳。 等仔细一看才发现,原来小姨子正敷着面膜在看电视。 臭丫头笑点低热风鞋,看一个脑残综艺节目笑的前仰后翻,这时候干脆把双腿夹在桌子上,怀里抱着一大堆的零食一边吃一边笑,一边笑还要留意脸上的面膜是不是因为表情太多而掉下来。 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知道她姐在满世界找她似得。 张小马决定惩罚下这丫头。 不过怎么惩罚呢? 看着小姨子夹在桌子上的美腿,张小马有了个邪恶的想法,马上开始敲击键盘。 很快,画面里的小姨子就停止了大笑,傻乎乎的看着电脑屏幕里忽然消失网页,刚想要扶着面目来点鼠标的时候,忽然间一个莫名其妙的网页弹了出来,在之后就是八男一女的画面。 小姨子似乎有些好奇,停下了动作看着那八男一女的对话,似乎想知道这是什么电影。 而张小马更期待小姨子接下来的反应,于是靠在椅背上笑呵呵的等着。 很快,八男一女停止了对话,开始动手动脚,小姨子忽然之间撕掉了面膜,表情变得怪异。紧接着那八男一女倒在了床上,呻吟声传了出来,小姨子顿时瞪大眼睛,吓得差点摔下去。 张小马哈哈大笑。 小姨子终于意识到自己在看的是什么电影,羞得立即捂住了眼睛。但捂住了之后,她出人预料的又挪开手指头偷看。以至于到最后,东张西望了一会儿,竟然捂着嘴巴好奇的欣赏起来。 这下张小马愣住了。 而小姨子却像是越看越起劲一样,尽管脸已经红了好几次,但表情却开始变得眉飞色舞,手里的零食也慢慢往嘴里塞,随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,好像已经彻底进入到了爱情动作片中。 这可不是张小马要的效果。原本是想恶作剧,吓一吓小姨子,哪能想到这臭丫头这么不矜持,居然越看越起劲。这可是正值花季的少女啊,要是看了这种片子误入歧途那可就不妙了。 所以张小马当机立断,关了网页。 小姨子先是一愣,然后比刚才没了综艺节目时更加着急的动鼠标,想把那网页找出来。 可惜小姨子费了半天的劲却没找出来,不禁一脸失望。 失望?她居然失望? 张小马勃然大怒。 于是他在小姨子的电脑上弹出对话框,显示“你的电脑已经被我控制了”几个字。而小姨子明显愣了一下,东张西望不知道怎么回事,尝试着敲击键盘在对话框中回复“控制我电脑?” “没错。” 小姨子张大嘴巴,十分好奇的输入:“你是黑客吗?” “是的。” “可你怎么能控制我的电脑呢?我的电脑很贵的。” “与品牌无关,你的系统太渣了。” “系统不好你就可以控制了吗?” 张小马看到这一行字,嘿嘿一笑:“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你看黄片。” 电脑对面,小姨子脖子一缩,脸一红,想了想后回复:“那个黄片是自动跳出来的。” “别解释了。”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 “恩?” “那个黄片怎么跳出来的你知道吗?” “怎么了?” “你教我一下怎么跳出来,我还没看完呢。” 这边的张小马悲愤的回复道:“看黄片是不对的!” “大家都是男人,很正常的啦。” 张小马一愣,这丫头居然冒充男的正德人寿? 果然,画面里的小姨子敷起面膜,洋洋得意的等着回复,还不知道张小马正看着她呢。 “好吧,黄片在哪我不知道,我不看那东西。” “这么害羞?你该不会是女黑客吧?” “……” 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 张小马无语,这丫头不仅冒充男的,而且还冒充男的调戏女的。 “我是男的,但那黄片我不知道在哪,你自己随意云行天下。”输入了这一句话后,敲门声响起,张小马关闭了对话框,让小姨子的鼠标恢复自由,摄像头的画面则继续传送,而他则去收了外卖。 与此同时,小姨子似乎尝试了继续对话,最终没能成功于是撇了撇嘴,敷着面膜蹦到了床上,看着天花板,似乎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邪恶东西,觉得身上有些热,不停伸着手给自己扇风。 过了一会儿,这小丫头似乎又想起了里面的女主角,于是偏过头来,打量起自己的胸部。 似乎想要比较一下,伸出手,朝自己胸部捏了捏,再端详一阵,忽然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。 然后她继续敷着面膜,心情不错的哼着歌。第二天一早,刚刚下楼的张小马接了一个电话,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而再一看号码归属地居然是香格里拉。就算不知道香格里拉和丽江不远,他也能从云南这个地方联想到是谁。 “蓉蓉吧?”张小马笑着接起了电话,往小区外走去。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果然传来了小姨子的声音:“姐夫,你能掐会算吗?” “很吃惊我怎么知道是你?” “很吃惊!” “想知道为什么不?” “想知道。” “那你先告诉我你在哪。” “姐夫你手机不显示吗?我在香格里拉,刚刚办的号。”小姨子说到这里时忽然变得兴奋:“今天刚来,前几天在丽江,那里可好玩了,我交了许多的朋友,都是一群很有意思的人呢。” 张小马还真没料到蓉蓉没跟自己撒谎,但他仍然拿出当姐夫的威仪,教训道:“你走的时候不是告诉我说要回法国吗?你姐现在满世界找你,赶紧给他打电话,不然我就告诉你姐了。” “好啊,那我也告诉你老婆,说我们同居了一段时间,而且我还帮你改头换面,教你怎么对付她来着,但要是这样的话姐夫你可考虑一下,谁的下场比较惨呢。”蓉蓉有恃无恐的说道。 张小马眉头一皱:“那么一会儿再打也可以。” “这才对嘛。”蓉蓉笑嘻嘻的说:“姐夫你跟我是一伙的,我们得互相打掩护嘛。” 张小马无奈: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 “还没玩够呢。”小姨子若无其事的说:“给姐夫打电话就是想让姐夫你放心,不要担心我。另外也想知道姐夫和我姐你们的进度怎么样了,没有我的出谋划策,是不是已经落下风了。” “切,你姐昨天还送我回家呢。” “啊?那和姐夫一起上楼没?” “这倒没有。” “姐夫你真蠢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 张小马正和小姨子打着电话呢,耳后忽然传来刺耳的刹车,扭头一看果然是辆车。 还没来得及转身,他就感觉膝盖后面被顶了一下,下意识的双手撑地,然后果不其然趴在了地上,手机就这么直接飞了出去,可那车总算是停了下来,并没有直接从他身上碾了过去。 尽管如此,张小马也吓得够呛,确认安全之后就立即打算站起来骂人。 可就在他尝试站起来的时候,这辆红色的跑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大红色丝绸长裙的女人,一边将耳旁齐肩的弯曲头发别到耳后,一边关切的朝着张小马俯下身询问:“先生,你没事吧?” 这女人约莫三十岁年纪,皮肤和身上的丝绸长裙质地一样的细滑,胸前挂着一排多边形的铂金首饰,挽起头发露出一侧耳朵上的大颗粒珍珠,成熟女人的魅力十足,显然是个贵妇。 张小马虽然不是下半身动物,但这么漂亮而又精致的女人,尤其是好看的美貌微微皱起充满自责,那摸样的确让他不忍心责怪,于是摆了摆手说:“没多大事金石财经,以后开车小心着就好。” “都怪我,我这就送先生去医院吧。”那美女说着就要搀扶张小马。 “还是别了吧,小区里你都能给我撞了,我还敢坐你的车去大马路?”张小马自己站了起来,扭了扭老腰一边看着美女长裙下的高跟鞋:“怪不得女司机可怕呢。” 那美女也看了看自己的高跟凉鞋,有些歉意的说道:“我车上有一双平底鞋,打算出了小区换的,没想到还没出小区就撞到了先生,都是我的责任,先生还是去趟医院吧。” “真不用了,就是被顶了下膝盖而已。”张小马说着发现了自己的手机,走过去捡起来发现也没事,就更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的道理,于是朝那美女摆了摆手:“你走吧,我还得上班去贵族农民。” 那美女司机张了张嘴,见张小马的确不是客气,已经打着电话走远,便放弃了。 但看着张小马走出小区的背影,她挽起被风吹到面前的头发,却忽然间想起什么:“这人看起来好面熟。” 自言自语中,她到底也没有想起来在哪见过,于是重新回到车内,一边脱掉高跟鞋,一边拨打了一个电话,等拨通之后就对着电话说:“棠棠,我半个小时后就到,你现在也出发吧。” 与此同时的另外一边,张小马发现蓉蓉已经挂断了电话,再拨过去又占线,索性就把电话装回口袋。一路上都没想明白蓉蓉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所以回头还得再跟那丫头问问才行。 进公司的时候,前台娜娜有些闹脾气。张小马走过去问了才知道,这姑娘是不满意他以封口为目的请组里人周末出去玩,却没有叫她,于是无奈的正式邀请娜娜,这姑娘才眉开眼笑。 一早上的工作忙碌而又顺利的结束了,转眼又到了午饭的时间。 张小马正和组里的同时讨论着手头的案子,忽然间电话响起,是蓉蓉拨过来的。 “姐夫,你怎么挂我电话?” 张小马无奈回答道:“摔了一跤,手机电池出来了。” 电话那头的小姨子没心没肺的取笑:“没那么严重吧,我只是说姐夫真蠢而已。” “我正要问你呢,那句话什么意思?” 小姨子叹息一声,说:“我姐接你回家了,而她没跟你上楼,你却答应了是吗?” “对啊。” “这就对了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 “我姐在试探你。” 张小马听得似懂非懂:“我还是没听明白。” “姐夫你最近一系列的变化,让我姐肯定很疑惑,不清楚你是不是彻底放弃她了。而以她的聪明肯定也会想到,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某种以退为进的计划,所以今天才会想到来试探姐夫。” “试探什么?” “试探出姐夫你没有彻底放弃她。”小姨子惋惜的说:“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,标准的做法是告诉我姐要么一起回家,要么就各回各家,而不是搭个顺风车!” 张小马炸了眨眼:“你是说,我今天坐了你姐的车,却没有强求她跟我一起上楼,说明我既愿意接受她的好意,又不着急达到我的目的,让你姐知道我没有放弃她,对目的也不够强硬?” “姐夫你总算开窍了!” 张小马目瞪口呆,回想起来自己的确没有经过大脑,就答应了李棠送自己回家而又不需要一起上楼回家这件事,也更加没有思考过李棠这臭婆娘怎么回突然那么好心,来接自己回家。 “这就是你说的,对付你的姐的第一条,拼智商吗?” “姐夫你完败。” “防不胜防啊。”张小马仰天长叹,然后心里发苦的问:“有什么严重后果?” “不太严重。”小姨子想了想说:“我姐之所以要试探,是因为弄不清姐夫的虚实,一旦知道了姐夫你没有放弃她,不需要确定姐夫是否在以退为进,接下来就可以变被动而成主动了。” “你学兵法的吧?说明白点!” “我还真学过~”小姨子得意洋洋,然后解释说:“简单点,就是说我姐已经有恃无恐,知道姐夫你还对她有想法,就凭这一点她就不用再担心姐你再出什么招,而她依旧还是老办法。” “拖?” “对,拖到离婚。” “狗日的……” “喂!” “好吧,你继续说。” “还说什么,姐夫你都暴露了,谁让你在没有我指导的情况下,贸然应战呢。” “谁让你跑出去玩了?” “那没办法,而且我过几天要去西藏了,很长一段时间不会跟姐夫联系。”小姨子说完忽然变得很兴奋:“至于现在嘛,姐夫告诉我跟我姐之间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,我看看还有没有办法。”

转载请注明:刘虞佳 >> 全部文章 » 朴河龙你会嫁给谁,早就命中注定!-诚信书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