朴施厚强奸你在朋友圈发什么,就是什么样的女人-红言书城

93 Views
你在朋友圈发什么,就是什么样的女人-红言书城
点击上方蓝字▲「红言书城」看书不迷路
文:风花雪月无相思
01
午夜,帝都最顶尖的别墅区。
靳家公馆无疑是这里最惹眼的一道风景线,欧洲古堡般的装潢,又有小桥流水般婉转幽深,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市中心,这么一套占地面积庞大的府邸,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
这里居住着帝都金融帝王——靳霆熙!
身为靳氏国际的掌权人,帝都第一望族靳家的族长,靳霆熙是帝都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为过。
此时,大雨滂沱,漆黑的夜空被一道道紫色的闪电划开,惊雷阵阵,一道娇弱的身影忽然推开了靳家公馆的大铁门冲了出来,瞬间被滂沱大雨淹没。
她的头发衣服被雨水打湿,绝美的容颜好像是一张被打湿揉碎的画纸,显得狼狈至极,湿透的全身衣服紧贴着肌肤,勾勒出了她高挑的身材,露出了胸口处几点放肆的吻痕,昭示着她刚才经历过一场抵死的缠绵。
喻初露死死抱着一个防水的文件夹,不顾一切地奔行在雨夜里,浑身上下像是被卡车碾过一样酸疼,那个魔鬼般的男人靳霆熙竟然把她折磨了整整一天,她脑海里一片空白,只剩下一些断断续续的话语。
“初露,我的公司不行了,我们的订婚,恐怕要推迟了……”
“喻初露,如果想拯救你男朋友的公司,就卖给我吧!成为我的人,我给你五千万。”
“喻初露,来吧,如果我满意了,这五千万,就是你的。”
……
迟皓和靳霆熙的话交替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,让她头痛欲裂,脑海里一根控制着她所有情绪的弦颤颤巍巍,似乎随时都将断裂,她被抽空了所有力气,唯有紧紧地抱着怀中那本靳霆熙才签的五千万的投资书。
迟皓,帝都豪门迟氏的继承人,也是喻初露交往许久准备结婚的男朋友。
可是三天以前,迟氏企业终于确认投资失败,由于迟氏总裁迟皓负全责,损失了大量的资金,导致迟氏陷入危机,随时面临破产的危险,董事会甚至还将联手投票撤掉他的总裁职位。
他们连订婚戒指都选好了,却不得不推迟了订婚事宜。
就在这个时候,靳氏国际这位神秘的总裁靳霆熙忽然找上了喻初露,对她开出了条件,只要她愿意和他签订午夜契约,成为他的情妇,靳氏就会为迟氏提供五千万的资金。
如果有这五千万,迟氏就真的可以活了!
那个掌握着一个金融帝国的强大男人,神秘低调,拥有完美的容颜和显赫的权势,让整个帝都的名媛为他神魂颠倒,传闻他不近女色,却不知道为何要盯上她!并且就在迟氏出了问题之后,靳霆熙的助理就立马联络了喻初露。
一切就像是有预谋一样,可是靳霆熙和迟氏井水不犯河水,他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做。
但喻初露只知道,如果她不按照他的意思办,迟氏就真的保不住了,虽然迟氏的势力很大,但也完全不可能是靳霆熙的对手!
靳霆熙,一个跺跺脚就能让整个帝都震动的人物,谁敢和他作对?
喻初露怀里紧紧抱着的文件袋里,正是自己用身体换来的靳霆熙对迟氏的投资书,有了这个,迟氏就能活过来了,等这场危机过了,她就能和迟皓结婚了!
喻初露跌跌撞撞地离开了,却不知道,此时,别墅里,一个颀长优雅,肆意洒脱的人影定定地站着,一双眼睛正默默地看着她,温柔的视线将女人仓皇而逃的背影包裹着。
靳霆熙如黑夜深渊一般深不可测,直至那道背影消失不见,良久,他的唇角才扬起了了一丝笑意,他穿着一身利落休闲的睡衣,似乎还在回味着她刚才的美好。
他等了这么多年了,实在不能再等了,她都快和别的男人订婚了!
套子已经下了,抢回她的心,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,她只能是他靳霆熙的女人!
而迟皓,配不上她!
“卢省,事情办好了吗?”靳霆熙悠闲地打了一通电话。
助理卢省回:“先生,喻小姐的照片已经发给附近所有药店了,她买的任何紧急避孕药,都会是维生素C!”
“恩,干得好美国刺客,下月加工资,另外,我要尽快看到我和喻初露的结婚证。”
……
喻初露抱着投资书,想回家,可是一想到那个家,内心深处的悲凉再度汹涌袭来,与其说这是家,不如说是个能休息睡觉的地方。
她的母亲早早的过世了,家里现在有她的父亲,她的继母,她的继妹,她的家早就没了。
她昨天才回家找他爸爸喻宏,希望喻氏可以出手救一下迟氏,却没想到换来他爸爸一巴掌:“贱人!像你那个妈一样下贱!给我滚!!!”
她已经被赶出家门了,家肯定不能回了,她也不能让迟皓看见自己这个模样,只能去酒店开了一间房住进去。
浴室里,她使劲搓洗着身上靳霆熙给她留下的痕迹,一闭眼,就看见了刚才靳家公馆那张灰色调的大床上,一抹鲜红如同梅花般璀璨盛开,那是她留给迟皓的新婚礼物,却没想到,就这么被人无情地夺取了。
迟皓,喻初露的脑海里现在只剩下这两个字。
迟皓,是她的男朋友,也是她的恩人。
两年前那场车祸,如果不是迟皓,她可能已经死了,所以当迟皓表白的时候,她就答应了。
无论是因为爱情还是恩情,喻初露都别无选择,她不能让迟氏破产,不能让迟皓一无所有,所以她只能臣服于靳霆熙这个魔鬼。
可她竟然用了这种耻辱的方式去救他,喻初露自嘲式的一笑……
第二天一大早,喻初露就退了房间找到了迟氏公司。
“皓哥哥!”
还没走进迟氏的大门,喻初露就看到迟皓走了出来,他今天穿的格外的正式,也格外的好看。
迟皓听到喻初露的声音,明显背影一僵,喻初露向着迟皓走去,迟皓回头,如玉般斯文的五官下是略显忧郁的眼神,在看到喻初露的时候,他的嘴角嗫嚅了一下,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喻初露兴冲冲的脚步顿住了,因为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人。
那个女人踩着精细的高跟鞋,穿着一身时下最热门的限量单品,浑身上下珠光宝气,耀眼无比,特别是无名指上那一枚闪着银光的对戒,和迟皓无名指上的居然是一对。
02
“迟皓阿尔蓝特,小倩圣光使者,你们……”
喻初露看见自己的闺蜜宁氏千金宁小倩正挽着自己男朋友的手臂,她忽然觉得眼睛被什么晃了一下,下午的阳光正浓,两道闪闪的白光正来自迟皓和宁小倩,正是从他们手指上那一对对戒反射出的。
她目光在那两个人十指紧扣的手和手上一模一样的对戒上来来回回,忽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那对戒指是他们之前已经选好了,准备过两天就去提货的订婚戒指啊!可是现在,属于她的一只居然戴在了另外一个女人手上!
喻初露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对男女,一个是四天前还和自己恩恩爱爱的男朋友,一个是自己推心置腹的闺蜜。
她和宁小倩的关系明明这么好,她什么都愿意和她分享,除了男朋友……
宁小倩小鸟依人般地挽着迟皓的手,似乎很心虚,娇滴滴地说:“初露,你要怪就怪我吧……你也知道,皓哥哥的公司出了点问题,我们宁氏可以出手挽救,但是皓哥哥必须和我结婚我爸爸才会出手……”
虽然语气凄婉痛心,仿佛自己有多不愿意似的,可是眼里满是胜利者的光芒。
她一步步地接近喻初露,和她做朋友,不就是为了迟皓吗?
傻乎乎的喻初露,还真以为自己跟她是好朋友?
喻初露的世界,忽然天塌地陷,往后踉跄了两步,巴掌大的小脸变得惨白惨白。
马路对面,一辆黑色宾利静悄悄地停着,车身光滑如镜面,能清晰地照到来往人群那惊艳嫉妒的一张张脸。
车里,靳霆熙正远远地看着这一场好戏。
为了逼迟皓这个伪君子在喻初露面前露出他的本来面目,他设下这个套子,他容易吗他?
喻初露的世界天塌地陷,她出卖了自己最后一点值钱的东西,却换来的是一场猝不及防的双重背叛,脑海里那一根线总算是彻底断开了,如果不是最后的尊严支撑着,她可能当场崩溃。
早知如此,她何苦都牺牲自己?
她看着红着眼,看了看那一对手牵手的璧人,终于还是没说什么,失魂落魄地转身,迟皓想拦,却最终没有拦下来。
喻初露走了两步,却又停下来,无力的拉开手提包,将文件袋抽出来,递到迟皓手里。
“这是?”迟皓伸手去接,拿过来以后,还没等打开,喻初露又转身离开了,她走得很慢,迟皓却没有勇气去追……
喻初露也不希望他来追,他们都回不去从前了,她和他一样,在下这个决定的时候,就注定回不去了!
他对她的恩情,已经彻底还清了!从此两不相欠!
看着喻初露离开,迟皓几次想出手挽回她,眼里的光芒明灭了几次,终于狠下心,似乎是要出手了。
宁小倩忽然小声地啜泣了一下,迟皓的心一动,看宁小倩已经泪眼婆娑。
她放开他的手:“皓哥哥,我知道你还喜欢她,你去找她吧,我们的订婚本来就是我一厢情愿……”
迟皓真得有一丝的冲动,可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现在,追回喻初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,但是和宁家联姻,他的危机自然就能解除了,宁小倩善良得体,将来也会成为他事业的强大助力。
那一份喻初露给他的文件袋,他看也没看,直接丢进旁边的垃圾箱了。
宁小倩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反应,当看见他把那份文件夹丢进垃圾桶的时候,她才终于笑了。
是她的,最终还是她的。
喻初露一步步地离开了,脑子里一片混沌,和迟皓的往事在脑子里不断回响,特别是那一场车祸。
几个月前,喻初露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车撞了,她的车被撞的变形,她卡在车门里出不来,而车厢在不断的漏油,眼看着就要爆炸了。
她从未感觉过那种绝望,碰撞让她眼前发黑,脑子里都是一阵空白,什么东西都听不清看不清,时间和空间都成了空虚一片,她以为自己死定了。
那个在危急时刻,耳边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:“初露,坚持住,你等等,我马上救你出来……”
“初露……”
那是迟皓!
她永远记得,他倾尽全力救她的模样,甚至不惜一切。朴施厚强奸
在迟皓把她拉出来的时候,车子还是爆炸了,迟皓死死地护着她,她现在依旧记得那坚强的臂膀。
她受了很重的伤,当那一声爆炸之后,她就昏迷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,等候在自己身边的正是迟皓。
可惜阎毅,这已经彻底成了过往了鱼缸计算器。
才一个晚上的时间,喻初露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全世界,她一个人游荡在漆黑的黑夜里,竟然找不到可以去的地方,昨天住酒店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钱。
家也不能回了,她什么都没有了,喻初露冷笑,一个人凄清悲凉的蹲在街角,半夜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,她又冷又饿又困,可怜得像一只流浪狗。
她已经痛得麻木了,就像一具行尸走肉,好似没有感觉一样,两眼也是茫然无神的。
忽然,一阵皮鞋的响声在耳边越来越近,一道黑影挡住眼前仅有的微弱的黑夜的光,大雨过后,傅洁娴夜格外的凉,也格外的黑,喻初露抬头,看不清眼前人的长相。
可她却熟悉他的身形,他的味道……
那是她刚刚最熟悉也最陌生的人——靳霆熙。
那个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得体考究的黑色西装,带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,从暗夜中走来,像君临天下的暗夜帝王。
也是她夺走了喻初露的一切,不,这一切现在看来,就是一个笑话。
他站在她面前,宛若一个帝王俯视苍生,还嘲笑她:“哟鱼塘理论,这是怎么了?怎么这么落魄呢?你不是去找你的小男朋友了吗?我不是才给你五千万吗?”
靳霆熙的毒舌似乎没能给喻初露任何打击,她依旧是空洞着双眼。
靳霆熙看着她,忍不住想笑,现在,她该明白什么叫做人心险恶了吧!
“起来!”冰冷无情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,靳霆熙的语气是命令。
喻初露眼中生出几许茫然,没有动。
她的脚早就蹲的僵住了,就算她想起来,她也起不来。
03
喻初露嗫嚅了两下嘴唇胡兰畦,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,“呃……”手腕上蓦地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,喻初露痛呼一声,整个人就被眼前的男人扯了起来。
双腿的麻木使她站不稳,喻初露纤弱的身子一晃,整个人就跌进了靳霆熙的怀里。
靳霆熙嘴角斜斜的勾起,薄唇蹭过喻初露的耳垂,冷厉的声音犹如魔鬼一般,在她耳畔阴测测的响起,却带着几分蛊惑暧昧的味道:“喻大小姐,这么快就食髓知味,知道投怀送抱了?你还真是下贱!”
下贱?!
又是这个词,喻初露苦苦的冷笑一声,猛地推了靳霆熙一下,想要从他怀里挣脱,却被靳霆熙死死地扣住腰肢,动弹不得。
“喻初露,你要是再敢乱动,我就在这办了你,你信不信?!”
靳霆熙的声音冷冷的,带着几分唯我独尊的气场,好似这天下都是他说了算一样,喻初露承认被他吓到了,她不敢再动了,就这么僵直的依偎在靳霆熙的怀里。
外人远远一看,估计会以为他们是一对恩爱的情侣,可只有当事人知道,自己是个什么心情。
蓦地将人打横抱起,他骨骼分明的大掌紧紧的握着她的腰肢,把她放进了车子,车子又驶回那古堡一样的靳家公馆。
车门打开,一阵冷风灌了进来,喻初露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身子,摸了摸手臂,在看到靳霆熙伸过来的手时,她一把推开靳霆熙的手。
她怯生生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急切,几乎是用低声喊的:“我自己可以下车!!”
“哼……”
靳霆熙鼻息里溢出一声冷哼,漆黑冷厉的眼眸里满是不屑与鄙夷,薄唇微微上扬,他扯了扯嘴角冷笑,表情阴鸷而可怕,似夜风一般灌进后脖子,让人整个脊背发凉。
“现在知道矜持了?爬我床的时候,怎么不见你这么贞洁烈女!”
靳霆熙冷笑着,眼里多了几分漫不经心的调侃。
喻初露心口蓦地一冷,心头一抽一抽的疼,她赤红着眼眶,绝望凄然一笑:“靳霆熙,你带我回来就是为了继续侮辱我的?”
“是把你捡回来!”靳霆熙俯身,英俊的面庞侧到喻初露耳边,薄唇轻抿,喻初露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知道他的声音很好听,低沉而富有磁性,可他说的话,却是世间最无情最冷血的话。
像是一把利剑一样,插进喻初露的心口。
靳霆熙扯着嘴角,在喻初露耳边冷声耳语:“记楚才杯住,你是我的!”
喻初露绝望地闭上眼睛,对,她现在只是靳霆熙的人形宠物而已,她没有心,没有情绪,就不会心痛,不会难过。
从前的喻初露死了,从踏进靳家公馆的那一刻,她喻初露就死了!!!
她踉跄着下车,喻初露脚下一软,身子一歪,一双有力的大手捏住了她的胳膊,抬眸,喻初露看到的是靳霆熙冰冷的眼神。
喻初露绝望的笑笑,抽手站好,却在下一刻瞬间天旋地转,一阵眩晕过后,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意识失去之前,她听到耳边传来靳霆熙似是焦急的吼声:“喻初露……”
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,喻初露睁开眼睛,眼前是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房间。
“水……”。
喻初露睁开眼睛,嗓音很是沙哑,第一个就是水,她的声音很弱,几乎可以用气若游丝来形容,在她渴望水的时候,一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。
是双修长漂亮的手,喻初露微微抬头,在看到靳霆熙的那一刻,心脏骤然停了几拍,满眼写满了惊惧,嗫嚅了两下嘴唇,却没有说出什么。
靳霆熙峻拔的五官微微蹙起,英挺的眉毛朝着眉心靠拢,薄唇勾起肆意的冷笑,微微扯了扯倾斜的嘴角,冰冷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:“没毒,毒死你,还有什么乐趣,喝了它!”
喻初露颤巍巍的伸出手握住透明的水杯,靳霆熙抽手的下一刻,水杯瞬间落下,喻初露的手绵软无力,根本握不住水杯。
下一秒,靳霆熙眉心狠狠一蹙,眼疾手快,伸手握住下坠的水杯,他骨骼分明的大掌紧紧的握住透明的玻璃杯,水杯只是溅出了几滴水花,打湿了被单。
靳霆熙冷笑一声,旋即转身坐在床边,伸手,水杯就到了喻初露的唇边。
“不……不用……”喻初露抬头闪躲了一下,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靠着,躲开了唇边的水杯。
靳霆熙黑眸蓦地收缩了一下,阴冷的表情在脸上越演越烈,一手捏住喻初露的脖子,迫她抬头,一手拿着杯子,粗鲁的撬开喻初露的嘴角,咕咚咕咚一杯水灌向了喻初露。
一杯水灌了大半杯,在喻初露猛烈的咳嗽声中,靳霆熙才停止了自己的动作。
水顺着喻初露的嘴角脖子一路向下流去汗疱康,打湿了衣襟,因为呛到的原因,喻初露不住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,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落。
不是她想哭,她是委屈,可这回真是被呛到了……
这个男人太粗鲁了。
“砰”的一声,靳霆熙将水杯撩在桌子上,交叠着笔直修长的双腿坐在沙发上磁星骑士,黑色的西装裤包裹着他有型的双腿,他的坐姿很优雅,很高贵,却透着森冷的霸气,高高在上的模样不可一世,似是云天之上睥睨众生的神主帝王一般。
喻初露拍打着胸口,还在不断的咳着,抬头看向靳霆熙,靳霆熙也在望着她。
他的眼神冰冷极了,冷厉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射穿一样。
四目相对,没人说话,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以后,喻初露开始发呆,她现在除了发呆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。
她的整个身体和灵魂似乎都被掏空了。
“怎么了?傻了?”靳霆熙冰冷无度的也眼神扫过喻初露苍白的面庞,忽然勾唇冷笑:“蠢女人!”
都什么时候了,还想着她的小男朋友?
她那个小男朋友现在早已经搂着佳人准备订婚了。
喻初露似乎还没能从双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,现在她就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。
靳霆熙眼色暗了暗,站起身,挺拔的黑色身影渐渐消失在喻初露的眼前。
忽然身后传来了喻初露颤巍巍的声音:“那个……契约,我可以反悔吗?”
故事未完待续......

转载请注明:刘虞佳 >> 全部文章 » 朴施厚强奸你在朋友圈发什么,就是什么样的女人-红言书城